logo English | 简体中文 | 繁體中文 | 한국어 | 日本 | India
        

资源 > 图书馆员 > LibraryConnect > 全球视野

LibraryConnect 全球视野

LibraryConnect季刊(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自2003年开始免费发行。文章由图书馆业内专家、馆员、科研人员以及爱思唯尔公司员工撰写,旨在为图书馆界提供及时、丰富、实用的信息;LibraryConnect实用手册由业内专家或爱思唯尔公司编写,根据图书馆工作的方方面面需求提供最具体实用的指南,从有效培训、资源推广到作者服务和网站设计。不定期出版。

中国网站将摘译部分内容:

2011年选译内容
 
 

与当今的用户保持联络,图书馆员需使用并及时跟进最新的传播技术与工具
千叶大学学术联络中心图书馆员的新角色
成为"图书馆员2.0":一切在于态度
"结构性变化"与图书馆职业
在艾尔伯特森图书馆,"以用户为中心"不只是一句时髦语
西印度群岛大学莫纳图书馆电子书使用:营销有助改变
美国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协会的营销资料
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公共目录查询系统案例研究
研究型大学学术出版报告:SciVerse Scopus让撰写报告变得容易
智能图书馆:创新、移动和个性化服务
电子期刊使用率与科研产出:它们之间存在联系吗?
摘要与论文随时访问
移动网站:为手持设备用户提供支持
《政府图书馆最佳实践》
将图书馆转变为电子学习中心
密歇根大学引领电子教材校园辩论
法国高校的使用数据统计:国家科研项目研究结果
让馆藏成为过去 – 我们准备好了吗?
绿化屋顶、自动存取系统、弹性空间—麦考瑞大学新图书馆助力实现大学愿景
移动技术:图书馆问题 2011年数字图书馆研讨会摘要
和用户在一起:让实体建筑物成为过去
奥地利高校图书馆迈向学术期刊电子化时代
2012 Welch医学图书馆—您身边的图书馆
变化中的学术图书馆:小空间有大影响
让雪下吧: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图书馆在暴雪期间探索出与用户沟通的新方式
莫纳什大学图书馆为科研人员在初涉科研生涯阶段提供重要支持
与David Shumaker谈图书馆员职业指导
通过探索与发现,研究投资回报率
我们如何确定图书馆的价值
CAPES与Elsevier合作,共同支持巴西科研者
高校图书馆通过资助获取技巧为经费需求者和潜在资助者牵线搭桥

2010年5月 在中国,我们学校图书馆在增强学生国际学习体验方面居于领先地位  中国,宁波诺丁汉大学,信息服务中心,图书馆流通部主管 林宗勇

   
开展资助申请工作坊,为教职工和研究生提供支持  
社会团体如何帮助高校图书馆实现发展目标  
高校图书馆为科研人员节省时间和金钱  
如何不再为预算担忧,反而爱上它  
我们如何在大学的图书馆埋下评估文化的种子  new!   
推销图书馆:一个政治游说专家的新工作  new!  
出借电子图书阅读器--土耳其一大学图书馆的实践  new!  
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员谈高校图书馆发展及其社会团体的价值  
电子图书:更低成本,更高利用率   
科研成果评价体系正在加快发展的步伐   
总的说来,我对物理更感兴趣,而非引文   
出版与环境:文字背后的故事  
桌面工具条,让图书馆离读者近些,再近些  
如何提升知名度? HTML Feeds 大有作为  
冰岛:全民E化之路  
 

  

在艾尔伯特森图书馆,"以用户为中心"不只是一句时髦语


美国爱达荷,博伊斯州立大学,艾尔伯特森图书馆副馆长Peggy S. Cooper


Peggy S. Cooper


艾尔伯特森图书馆把以用户为中心作为我们决策的根本。我们的员工们集中专注于用户的需求。我们是如何知道用户需求的呢?通过询问。在焦点小组访谈、图书馆服务质量调查、参考咨询台、课程评估中,我们询问、倾听并且对用户的要求做出反应。

一系列新服务


我们增加了一系列新服务,包括用户驱动采购、校园联络项目和机构仓储(ScholarWorks),一旦新教师到岗,机构仓储内的教师简历就已经准备好了。图书馆工作人员设计了个人科研"图书馆"——主要科研人员和教师的主页,上面有他们认为比较重要的科研和教学资源的链接,以及相对应的联络馆员的联络信息。

 


采购和馆际互借的工作流程被合并在一起,目的为了方便于教学科研人员能够按需订购资源,以达到三日内获取这些资源的目标。当学生们认为图书馆提供教材的借阅是最需要优先考虑的事情,我们启动了一个试行的教材储备项目。不足为奇,教材服务成为使用率最高和最受欢迎的服务,其它的一些资源和服务包括:

· 增加电子书数量

· 移动网站

· QR码的使用

· 图书馆指南

· 校园送书上门服务

· 在架预约服务

· 手提电脑、上网本和iPad外借服务


使之闪亮

充分利用美丽的博伊斯河的风光。一楼被翻新作为新的学习空间。顶着天花板的书架被挪走,大部分参考阅读资料被分布到主要馆藏里。

这个新空间对学生是一个很大的吸引。当然,星巴克可能也是一个原因。

艾尔伯特森图书馆一楼

在教师作者年度接待活动中,我们图书馆为所有在该年度出过任何出版物的博伊斯大学的老师而庆祝。我们邀请了学校师生代表表彰学校作者的学术贡献,图书馆还编写和维护每年出版物的电子表单。


开心的用户


我们是否成功了?我们和学校的师生都这么认为。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http://tinyurl.com/4xoemtt ,或者看看他们在2010年图书馆服务质量调查上怎么评价我们。

"图书馆真的棒极了!!!" - 教师,心理学专业

"总之,图书馆很奇妙!好到极致了!" -本科生,传播学专业

"在图书馆里,总能找到我要的东西。" -本科生,儿童早期教育专业

"坦白地说,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为帮助这里的科研人员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教师,传播学专业

"我们的图书馆员们超级棒,[他们]在博伊斯州做成了美国最好的图书馆!!!"-教师,社会工作专业


pcooper@boisestate.edu

 

西印度群岛大学莫纳图书馆电子书使用:营销有助改变


牙买加,金士顿,西印度群岛大学莫纳分校图书馆员Pauline Nicholas


Pauline Nicholas

营销已成为图书馆的普遍行为以及图书馆服务的时髦用语。它包含了多层意思,而且常常与推广、公共关系、宣传这些术语替换使用。营销可以被阐释为确定和满足人类与社会需求的一个过程,这些需求需要通过为客户创造价值、传播价值和实现价值来满足。对于图书馆来说,营销可以被解读为销售或者推广服务,客户就是我们的服务工作的重心。

为什么是电子书?


莫纳图书馆遵从虚拟图书馆这一理念,因为我们学校:

 


采购和馆际互借的工作流程被合并在一起,目的为了方便于教学科研人员能够按需订购资源,以达到三日内获取这些资源的目标。当学生们认为图书馆提供教材的借阅是最需要优先考虑的事情,我们启动了一个试行的教材储备项目。不足为奇,教材服务成为使用率最高和最受欢迎的服务,其它的一些资源和服务包括:

· 提供的课程可以用数字资源支持

· 教学点分布各地

· 有不同类型和不同地点的学生

2005年,我们图书馆开始将电子书加入在线学习环境中。远程学员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阅读电子书。我们的电子书功能也相当强大,如对多媒体资源的链接。

把脉用户

除了这些益处,还有一个重要的考虑。学校的电子书曾经使用率非常低。2008年。有两位图书馆员进行了一项试验性调查,目的是为了弄清学生们是否知道图书馆提供电子书。其次,他们想知道,为什么电子书有这么多吸引人的功能,而且文献显示出生于数字时代的学生更喜欢电子资源,但学生们却不用电子书。

西印度群岛大学莫纳分校图书馆主楼

这个调查为期一周多,采集了学生对电子书的使用率、意识和看法。调查发现了重要的一点,只有67%的学生知道有电子书服务。尽管如此,这个还不是最终的使用率数据,只有36%的受访学生使用过电子书。重要的是,知道电子书服务和用过电子书中的多数人都要求提供培训。


营销活动

基于以上调查结果,图书馆决定将营销作为加强用户意识和提高电子书使用率的主要手段。我们计划并实施了强势的公共意识运动,包括:


· 针对师生员工的培训
· 在图书馆网站上增加电子书的
· 在图书馆通讯上发布文章
· 在Campus Pipeline(西印度群岛大学内网服务)上播放短消息
· 印刷宣传单,放置于校园各处宣传栏上
· 盯准关键人物,如院系主任,给他们发送相关信息

联机公共目录查询系统加入电子书查询使资源发现和访问变得更加容易。图书馆在向教师介绍电子书的优点时非常小心,作为教育工作者和用户本身,他们能够对教学和科研资源的营销作出有价值的贡献。

结果显示……

运用了这些营销策略后,电子书的使用率大增。电子书的馆藏数量也增加了。老师们也参与到馆藏建设中来,他们推荐教材和课程资源的采购与订阅。另外,我们所购买的书的相关度也越来越高,并且反映了加勒比本地的特点。

图书馆的业务与其它公共服务企业一样,需要让人家知道我们提供些什么。面对网络的挑战和用户所信仰的谷歌万能的理念,图书馆已不再是用户想找资料的首选之处。高校图书馆必须拥有竞争优势,提高用户满意度和图书馆服务的用户感知价值,才能对所取得的成就进行宣传。这需要使用各种可能的办法进行强势和持续不断的营销。缺乏营销是当今许多高校图书馆服务失败的真正原因。


pauline.nicholas02@uwimona.edu.jm

 

 

美国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协会的营销资料


美国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协会为有意提高营销技能的图书馆员们提供了非常有用的资源。通过以下网址,您可以链接到高校/研究型图书馆馆员所需的最新的基础性资源,其中包括营销的核心理念等。


营销@你的图书馆
www.ala.org/ala/mgrps/divs/acrl/issues/marketing/index.cfm


资源集锦

《个人劝说的力量:在第一线推动高校图书馆进程》(32页 PDF文档)

这篇文章深入研究了一线高校图书馆馆员和工作人员的个人力量、劝说和领导力等话题,形成了文本并且推动了高校图书馆的工作进程,其中包括一些好的实践和总结的经验教训。



ACRL@你的图书馆 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工具包 (40页 PDF文档)

在这里,你能了解叙事的技巧,以及如何制定专门针对受众的拓展战略和营销传播计划。

ACRL营销记录(Facebook主页)

ACRL的高校与研究型图书馆营销委员会提供了营销研究、营销趋势以及统计数据的快速指引与解读。

学术公共关系(电子邮件讨论列表)

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馆员们一起分享营销与公共关系方面的想法与实践。

 

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公共目录查询系统案例研究



想知道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是如何利用应用程序推广馆藏资源的吗,请点击查看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公共目录查询系统案例研究:


http://bit.ly/jGOrN3


伊利诺伊大学目录查询应用程序将学校图书馆的EasySearch与SciVerse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对接,允许一键搜索SciVerse ScienceDirect、SciVerse Hub以及伊利诺伊大学图书馆馆藏。

这个应用程序是专门针对伊利诺伊大学的Sciverse用户而开发的,其开发人员也非常愿意同任何有兴趣的机构分享应用程序编程接口的代码。

 

研究型大学学术出版报告:SciVerse Scopus让撰写报告变得容易
马来西亚,雪兰莪州,马来西亚国民大学高级馆员 Mazni Md Yusof



Mazni Md Yusof


通过使用报告和数据来支持高校管理层实现机构目标,图书馆可以将自己定位成主要决策者的重要资源和团队成员。这些举措可以使图书馆拥有一席话语权,并且以此作为获取运行经费的理由。

2006年,马来西亚国民大学被马来西亚教育部评为研究型大学。获得这一称号的马来西亚的高校可以获得更多的科研经费。我们学校为了保持这个称号,科研人员需要在顶尖期刊上发表更多的论文——这是研究型大学评估小组所考虑的最重要的指标。

不只是科研人员需要面临研究型大学所要求的挑战。为符合研究型大学的需求,图书馆为科研人员和学校管理层带来了许多新的服务,以监控出版情况。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需要通过数据来监控学校作者的出版总数和教师个人的出版数量,谁是多产的作者,他们发表了多少出版物,他们在哪里发表文章,是否被引用?图书馆员们通过引用分析数据库,例如SciVerse Scopus,可以回答这些问题。结合本地数据库,我们可以把这些数据转化成有用的报告。

我们图书馆在以下方面为学校管理层起草一系列报告,如出版表现、科研团队表现、科研人员表现。这些报告帮助科研管理层决策并且制定新的科研政策。

为我们产生这些报告的是Scopus中的机构搜索功能。它简化了搜索过程,避免遗漏对作者以其它单位名义发表的出版物的统计。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包括三个部分:马来西亚国民大学,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医学院和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医院,机构搜索功能有助于我们在撰写报告时精确地统计学校的出版数量,也有助于我们跟其它马来西亚、亚洲及世界各地高校出版情况进行比较。

"能够提供信息全面的报告显示了图书馆服务对于学校高层的价值。"

Scopus中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作者与机构检索。撰写科研人员个人表现报告的一个最大挑战是确保那些出版物都是科研者本人的。我们学校的作者使用多个名字是很正常的,与在国内期刊上发表论文不同,有些作者在国外期刊上以不同的名字变体来署名。增加学校名称的限定词减少了作者搜索的结果数量,但是增加了搜索结果的精确性。另外,我们还可以对马来西亚有一个以上名字变体的作者进行归类。

高级搜索功能可以在撰写学校的优势领域和科研团队表现报告中使用。通过相关关键词、作者ID号和学校机构名称的结合搜索,我们可以得到各个不同科研团队的出版数、引用数和h指数。

尽管像Scopus这样的引文数据库让图书馆员们撰写学术出版报告变得简单,报告撰写的过程仍然耗时耗力。为了使报告真实可靠,验证和删选的过程是必不可少的。图书馆员必须具备良好的学术出版知识储备、科研者的研究方向信息以及数据库知识。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能够提供信息全面的报告显示了图书馆服务对于学校高层的价值。


maznis@ukm.my

 

智能图书馆:创新、移动和个性化服务
美国德克萨斯州,陆巴克,德州理工大学图书馆Carrye Syma,Arlene Paschel,Donell Callender

从左至右Carrye Syma,Arlene Paschel,Donell Callender

创新、移动与个性化服务已大大改变了我们德州理工大学图书馆的业务方式。师生们从"图书馆作为空间"和"桌子后面的图书馆员"时代,进入了无论何时何地都能通过移动图书馆网站获取图书馆资源的时代。图书馆员们把这个新服务嵌入网站、融入教学,并且通过此服务联络起全校的老师和学生。

建立小组学习区

我们图书馆将参考工具书馆藏分别归入各个书库,然后把腾出的空间规划为小组合作学习区域,取名GroupWorks。该区域里提供了许多互动技术,如电子白板和多媒体互动台。小组学习区里的摄像机、麦克风和软件不仅可以供学生进行现场合作,也能让身处异地的学生和老师加入进来。

Qwidgets应用

网页上的图书馆微件方便用户进行信息咨询。我们在图书馆网站上安装了虚拟咨询服务系统QuestionPoint开发的Qwidget,目前这个功能在移动图书馆网站上还处于试用阶段,我们正在Facebook德州理工大学图书馆公共主页的科研页面中加入这个功能。QR码在图书馆里的应用也随处可见。Knowledge Imaging Center (KIC)扫描仪上的QR码可以链接至扫描仪最佳使用效果手册,书库里的QR码可以让用户链接至移动图书馆网站或馆员答疑对话窗口。其它创新包括iGoogle小工具的开发,短信发送索书号,短信至图书馆员,以及定制包含用户各类帐号、常用数据库和专业图书馆服务的个人图书馆。


引进个人图书馆员

学科馆员不再坐在参考咨询台后面。你听说过个人导购员吗?我们学校为所有学科的教师、职工和学生配备了个人图书馆员。手提电脑,或者iPad,让图书馆员更加轻松地进入各种学习社区、教室和专门小组,他们也直接在院系里安排一定的工作时间。个人图书馆员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室里工作,每天根据预约提供服务。上门用户同样也受欢迎,他们一般会被指向参考馆员和前台服务人员。馆员们用Jing,Office Live Meeting或者TeamViewer与远程的学生沟通。

跟用户见面与摒弃人们必须访问我们的网站和大楼的理念都是可行的,但图书馆也发现了营销对于提高图书馆服务使用率的重要性。营销在成功执行、应用和评估创新、移动和个性化服务中起着重要作用。例如,从参考馆员到个人馆员的转变是由YouTube上一系列三分钟视频"与图书馆员见面"带来的灵感。这些短视频凸显了图书馆员的另一面,从网球到彩绘玻璃工艺,展现了他们除了对图书馆工作的激情之外非常个人的一面。

倡导意识运动

德州理工大学图书馆曾经获奖的营销部通过意识活动,以创新的方式不断复现用户需要了解的图书馆服务的相关信息。我们图书馆最近还在汤森路透举办的"关注您的图书馆"比赛中胜出。为此,时报广场上的告示牌在全国图书馆周期间深度报道了在我们校园里到处移动的L?ST参考服务车。同样的服务车在足球球迷节日Raiderville中提供了不少服务,学生们通常在大型比赛开始前一周就扎营在体育馆外。参考服务车为营地周边的学生服务,为他们的研究提供帮助。

我们的营销小组还找到了营销图书馆的其它方式,通过制作教用户如果有效地使用KIC扫描仪进行无纸复印的Susie Sunshine动画短片来推广我们的动漫工作室。图书馆在YouTube上的视频使用户熟悉3D动漫实验室、文献综述和EndNote网页版等更多的工具和技能。

更多关于我们营销意识活动信息,请查看我们的新主页http://library.ttu.edu/news/index.php


carrye.syma@ttu.edu
arlene.paschel@ttu.edu
donell.callender@ttu.edu

 

电子期刊使用率与科研产出:它们之间存在联系吗?
英国伦敦, 科研情报网络,主任Michael Jubb
过去两年来,英国科研情报网络联合伦敦大学学院信息行为与科研评价研究中心对英国国内的电子期刊使用率、价值和影响力进行了调研。在英国的众多高校中,电子期刊的使用率大幅提高,不同学科领域、不同机构对电子期刊的利用方式也存在显著的差异。但该研究最有意思的是对电子期刊使用率与科研绩效关系的分析。

创我们收集了112所英国高校在连续出版物上的经费开支、使用率数据、博士学位授予数、科研经费收入、论文发表数及引用影响因子。我们的研究旨在调查以上各种变量之间是否存在联系。表一显示了2007-2008年度图书馆提供的各项资源与服务和科研产出之间的一些偏相关度,其中论文下载数量与所有四种科研绩效表现形式具有积极的联系,两者之间的相关度很高,且不受机构规模和学科间科研差异的影响。

表一:图书馆资源与服务和科研产出

但是具有相关关系并不等于具有因果关系。因此我们建立了一个更加动态的模型,用5年的数据,而并非只依靠一年的数据,来检验以下6个假设。

图一:"开支驱动使用率"假设

我们采用结构模型分析技术来检验这些假设,同时引入三年的迟滞时间,因此我们可以这样假设,"第一年在电子期刊上的支出是否预示着在第三年就会产生科研绩效?"(假设一)

即使结果十分乐观,也不能证明投入与使用之间必定是因果关系。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如果在第一年里驱动因素(支出)发生变化,第三年的目标值(使用率)很有可能也会发生变化。由于可通过检验反向假设—使用率驱动支出(H4)—我们能更容易了解其指向性。

图二概括了研究结果,并显示了三者间的有力的驱动关系:
1. 支出驱动使用率。 事实上,购买是使用的前提条件,对于非开放获取的资源,必须先购买使用许可或者以其它途径支付来获取。
2.电子期刊使用对科研产出的影响是最大的。
3.科研上的成功提高电子期刊的使用率。 图中可见使用率与科研产出之间有一个积极的反馈循环:它们互为增长。

图二:电子期刊经费、使用率与科研成果三者间的关系


除此之外,其它变量之间的联系相对弱一些。电子期刊购买对科研成功的直接影响较弱,这很可能是因为在电子期刊上增加的支出在短短的三年里未必对科研产生显著的绩效。但是反过来,科研成功对期刊购买的影响较大,这意味着电子期刊采购与否跟科研经费和项目的获得存在很大的关联。

:以上数据属于"通径系数",意即前一个数据(如期刊使用率)是对随之产生的结果(如科研成果)的预测。数据范围介于0与1之间(0代表不具备预测效力,1代表具备完全的预测效力)。实线表示两者间的关系在统计上显著,虚线则表示统计上不显著。

当然,我们还未总结性地建立因果关系模型:在已建立的模型中,有一些实际环境中的因素并未包括在内。在我们证明使用率是对科研成果的有效预测时,可能还有其它因素在起作用。要想检验这一系列的假设,需要根据单所高校和一组高校在不同的时期的情况建立更加细致的模型。尽管如此,不管是图书馆还是高校,在决策电子资源建设和服务时,都应认真考虑使用率与科研产出之间的关系。


Michael.Jubb@rin.ac.uk

参考文献:
E-journals: Their Use, Value and Impact: Final Report (RIN 2011)
www.rin.ac.uk/system/files/attachments/Ejournals_part_II_for_screen_0.pdf

 

摘要与论文随时访问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和用户们在什么时候可能需要访问数字资源——会议中、地铁上或是排队买咖啡时。

有了SciVerse移动应用程序,论文、摘要及其它你感兴趣的资源随时随地都能访问。Sciverse ScienceDirect和Scopus用户现在能够在他们的手持设备上搜索并下载经过同行评审的期刊文章。他们还能通过迅速查找到的个人信息向发表过论文的同行、科研人员与教授自我介绍。

ScienceDirect及Scopus的用户可以下载免费的应用程序到自己的iPhone、Android、黑莓手机上。图书馆员们可以在SciVerse信息页面下载用户指南,以帮助有兴趣在移动设备上使用ScienceDirect和Scopus的用户。同时,你能看到一些用于推广移动应用程序的定制网页广告条及其它一些工具。另外,别忘了在Facebook的Scieverse移动应用程序主页上提出你的问题或者分享你的经验哦!


www.info.sciverse.com/sciverse-mobile-applications/overview

 

移动网站:为手持设备用户提供支持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与普渡大学印第安纳波里斯联合分校图书馆,助理馆员,Willie Miller



Mazni Md Yusof


印第安纳大学与普渡大学印第安纳波里斯联合分校(IUPUI)图书馆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各种不同的、可访问的平台上的信息。其中之一就是移动图书馆网站,它为以下各个元素提供了流线式的界面:

-图书馆重要信息(开馆时间、方位指示、无线信号强弱地图)
-图书馆员(短信至馆员、馆员答疑、学科馆员)
-资源 (IUPUI WorldCat、科研数据库、IU搜索)

信息技术部主任Chip Dye与领衔技术分析师Andrew Smith在2009年共同推出了该移动网站,我于2010年加入了该开发小组。作为一位主要职责为培训授课的联络图书馆员,我认识到移动功能对我们的用户,尤其是对学生的重要性。我毫不犹豫选择与开发小组合作,将图书馆员对用户的了解带入该小组。


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可用计算机的所在位置

作为印第安纳大学学院学习社区的成员之一,当学生在我的培训中使用iPad时,我将移动网站作为学习工具向他们介绍。他们随之对网站的可用性提供十分有用的反馈。根据反馈,我们增加了一些其它的特征,包括学习室的预约网页,提高了现有网页在其它移动设备上的兼容性。

移动图书馆网页的月命中数约1600次,相比较于整个网站170000次的总命中数。我们在学校和图书馆的网站上、校园电视,以及新生适应活动的演示中推广移动网站。我们随时了解最新的移动图书馆研究,并且打算正式地研究自己的移动图书馆。
下一步,我们将设计Apple和Android应用程序,并且为信息素养课程开发移动工具,我们在移动技术方面的工作才刚刚起步,随着技术的变化,我们的服务与资源也将随之改变。


wmmiller@iupui.edu
http://m.ulib.iupui.edu

 

《政府图书馆最佳实践》
美国华盛顿,LexisNexis高级信息顾问,Marie Kaddell



Marie Kaddell


每年春季,《政府图书馆最佳实践》都会公开征文。政府图书馆员以及其他有兴趣与该社区分享经验的人士开始撰写文章。作为LexisNexis政府信息高级专业人士,我一直在了解政府图书馆的一些创新和有益的努力。《最佳实践》展现了这些努力并且促进了联邦、州立、当地、军事和法庭图书馆之间重要交流行动和创新活动。
该出版物2011年的主题是,"数字实践与数字行动:拓展我们的视野",本期将在夏季发行,我们之前做过的主题包括:
- 价值的新面孔
- 改变:管理、适应与发展
- 工作场所内外的Web 2.0


《2010政府图书馆最佳实践》有在线PDF版本,其中包括60多位作者递交的70篇文章,以下其中一些文章:

解析高校图书馆的电子价值—利文沃斯堡联合军队科研图书馆馆长Edwin B. Burgess;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参考馆员Deborah E. B. Keller

通过社会媒体展示图书馆价值—国会法律图书馆法律参考馆员Christine Sellers;国会法律图书馆法律信息高级分析师Andrew Weber

图书馆的战略规划与价值—美国和平研究所,知识管理与图书馆服务主任Ellen Ensel

对政府图书馆以及政府信息感兴趣的同仁还可以从政府信息专业博客上获取信息。2006年,这个博客的开通促进了政府图书馆学发展信息与观点的交流。马上我们将迎来第一千篇博文。该博客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尽管是我负责撰写和维护博客,同样非常欢迎访客分享他们的文章。在上面你能发现很多政府机构、法院、军队里的信息专业人士的和其它专业机构领导以及LexisNexis的咨询顾问撰写的文章。您可以订阅RSS信息以及邮件列表。有意撰写访客博文吗?请电邮Marie Kaddell。
marie.kaddell@lexisnexis.com

2010政府图书馆最佳实践
www.lexisnexis.com/tsg/gov/Best_Practices_2010.pdf

政府信息专业博客
www.governmentinfopro.com

Marie Kaddell的Twitter帐号 @libraryfocus

将图书馆转变为电子学习中心
泰国曼谷,泰国农业大学图书馆馆长Aree Thunkijjanukij博士



Dr. Aree Thunkijjanukij


有人认为营销的第一步是考虑客户的需求,然后根据需求提供相应的产品、服务及空间。我们泰国农业大学图书馆就是这样做的。我们按照数字时代下学生学习的特点,专门设计了一个新的学习空间。传统的图书馆空间被改造成泰国农业大学学习中心,这是一个受学生欢迎且关注电子学习的空间环境。

我们的学习中心提供纸本和电子资源以及来自训练有素的图书馆员和信息专员、信息技术员的个人服务。小组讨论区方便于多人做集体项目。自习区里,如专门为研究生学习而设计的研究广场,同学们可以钻研个人的学业。有兴趣进一步提高英语技能的同学可以注册专门的训练课程并且可以使用里面的语言学习实验室。


学习中心里高科技与舒适环境的结合

我们的数字馆藏中有一些地区性文献资源,如Thai AGRIS,Thai Rice,Para Rubber和Self Sufficient Economy数据库。我们引导用户用互联网在各种不同的数据库中查找相关且可靠的电子资源。

为提高资源使用率,我们学习中心推出了"点击此处获取更多信息"活动。中心工作人员在图书馆主楼和各个学院(如农用工业学院、兽医学院、工程学院和林业与渔业学院)设立了展位。 700多名学生参与了此次活动,以传授和提高检索技能,其中包括所组织的数据库检索比赛和由爱思唯尔提供奖品的ScienceDirect电子书问答测试。

除了满足师生的科研需求,我们还提供了其它一系列服务为校园生活添彩。教育娱乐区内有影院和小型影院,我们鼓励学生在这里以娱乐的方式学习英语。在小型影院里,五人或更多的学生可以共同观看一个节目。而在影院中,周一至周五的中午都会按时播放系列片。图书馆工作人员会经常做一些反映当下热门和季节性话题和的展出,如全球变暖和能源节约,情人节和泰国悦读节。

Kasetsart的含义是"大地的知识",我们图书馆兑现了支持泰国政府农业机构(如粮食部)信息需求正式谅解备忘录中的承诺。我们的新学习中心和许多活动为学术界及其它领域的电子学习提供了支持与改进。
kulibaree@gmail.com

密歇根大学引领电子教材校园辩论
ibrary Connect采访了负责密歇根大学图书馆馆藏资源的副馆长 Bryan Skib和馆藏分析师Helen Look。3月18日,密歇根大学图书馆举行了一场由爱思唯尔冠名赞助的Library Connect活动——"电子教材的未来:电子教材对学术生活的影响研讨会",浏览电子教材研讨会的报告,请访问爱思唯尔网站:www.elsevier.com/wps/find/librarianshome.librarians/LCPresentations

Bryan Skib

Helen Look
LC: 密歇根大学图书馆都举办哪些活动?

Skib: 会议、研讨会、系列讲座——我们希望教师、学生和行业人员参与到一些对学校和高等教育都有意义的事宜的讨论中。电子教材研讨会就是最近举办的这类活动之一,但是探讨的范围还可能包括了图书馆与学术著作的大规模数字化,教材编辑和图书馆联机公共目录的未来。

LC: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举办电子教材研讨会?

Look: 密歇根大学图书馆在发现和应用学校教学技术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图书馆已经在电子教材的校园讨论中展现出领导地位。因而从逻辑上来看,研讨会是继续这些讨论并将其扩展到我们同事中去的一个好场所。

Skib: 我是图书馆里负责教材事务的一员。在冬季学期,我们已经知道将有五门课程首先使用电子教材,所以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

LC: 像这样的活动是如何实现合作的呢

Look: 我们在八月的时候就与爱思唯尔开始了这次三月活动计划的讨论,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我们的筹备委员会将相关岗位人员,以及其他感兴趣或者有专长的人聚拢到一起,他们可以代表了不同的领域。筹备委员会认为小组成员是非常重要的——他们都有着很高的评价,并且为筹备工作理清思路。我们还充分利用了爱思唯尔举办联络活动的经验,比如,从如何安排一天的活动到提出日程的样稿。即使是很小的细节,比如,如何布置桌子以利于讨论,都能大大改变会议的效果。

Skib: 当时真的有很多要做的工作,我非常高兴在图书馆之外有一个做事专注、有条理的合作伙伴帮助我们推动事情的进程——爱思唯尔的工作人员非常清楚此类活动的运作。

LC: 你们是如何宣传研讨会信息的,是否考虑过参会率?


研讨会上的教师小组:(从左至右)Chris Gerben,Tim McKay,Brenda Gunderson及Scott Dennis(会议主持)

Skib: 考虑到话题的重要性,我预料可能会有很多的讨论。研讨会总共有200多人注册,我们的爱思唯尔代表说,这是北美Library Connect活动历来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我们一步步推出我们的宣传,并且关注着注册情况。我与几个小组分享,包括全州图书馆同行小组,机构合作委员会和来自安大略省的同事。我们还在校园里通过学科馆员将消息传播出去以邀请学校的师生来参加。图书馆也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了新闻,并发送到本地的图书馆学院。我们也让学生在博客上介绍了此事。 我们还向我们认识的编辑和出版过教材的老师、以及研究教材教学法和备选模式的同事发出了特殊的邀请。

LC: 通过这次活动的举办,图书馆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了吗?

Look: 图书馆作为学校的一份子,交流是非常重要的。该项目的两位密歇根大学图书馆发言人特别地介绍了图书馆的行动计划。负责出版事宜的图书馆副馆长Maria Bonn谈论了我们应对密歇根大学教材领域变化的策略,科研领域专家Natsuko Nicholls概述了密歇根大学教材研究和电子教材的试行情况。

Skib: 不管怎样,图书馆是一个公共广场、共享空间。我觉得我们已经实现了这样的学习方式,即一群不同背景的人聚居在一起,就关键事情发表不同的观点,然后留予一定的讨论时间。
hlook@umich.edu 
bskib@umich.edu

法国高校的使用数据统计:国家科研项目研究结果
法国阿斯克新城,里尔三大,信息学与传播学跨学科研究小组,高级讲师Chérifa Boukacem-Zeghmouri

Chérifa Boukacem-Zeghmouri

为满足科研人员和其他图书馆用户的需求,图书馆员们必须分析各种不同来源的数据,包括使用率报告。使用率报告说明了哪些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访问了哪些数字资源,这些数据使图书馆员们能够理智地做出关于如何最好地服务用户群体的决策。

在里尔三大,我领衔了法国高校电子期刊评价的研究项目(见文章最后),旨在调查法国学生和科研人员的电子期刊、电子书和数据库的使用情况。由图书馆员和信息学研究人员组成的三人小组还对法国高校图书馆使用率数据进行了研究。高达37%的问卷反馈率,让我们能够在这个研究上得出初步但重要的结果。

不对称性

令人惊讶的是,在图书馆调查中,只有25%的出版供应商提供了使用率统计数据。大多数的法国和法语出版商—以人文与社科出版商为主—没有提供使用率数据。因此,偏向于法律、文学和社会科学的图书馆没有办法依据使用率数据来决定他们的采购策略。科学、技术与医学类图书馆受影响相对较少,因为他们可以从国际科技出版商那里拿到数据。所以,科学、技术与医学图书馆员能够进一步发展数据统计以及将统计数据用于采购决策的重要技能。

日常工作

使用率数据统计是许多图书馆员们日常的一项重要工作——68%的图书馆员每月收集数据。收集数据的原因有:96%的人为了给法国高等教育部上报数据,90%为了采购决策和考虑支出优先权,71%为了向学校说明开支情况。只有21%的专业人士用数据来培训、交流和更好地理解学者们的图书馆使用情况。

网络电子资源在线使用统计

大多数反馈者(93%)使用Counter(网络电子资源在线使用统计)报告来获取电子文档或者CVS格式的数据。JR1是使用最为频繁的报告,它是图书馆电子期刊使用率的主要指标。同时,有些图书馆员认为JR1不适宜用来对使用率做细致的分析。因此,JR1往往与JR1a(过刊)和JR5(每年JR1)放置在一起。67%的情况下,使用Counter报告使专业人士能够比较各个出版商之间的数据并且研究每次下载成本。专业人士指出,基于此,他们能够更好地争取采购的机会。

- "令人惊讶的是,在图书馆调查中,只有25%的出版供应商提供了使用率统计数据。"

许多反馈者(39%)收到的一些使用统计数据与COUNTER并不相容。这些反馈者认为各出版商提供的数据缺乏统一格式,并且由于平台和数据包的不稳定性而对统计数据的可靠性表示质疑。

加强数据

为获取成本及高使用率馆藏数据,超过一半的受访者(67%)将出版商提供的使用率数据和其它数据整合,如:
- 目标用户规模
- 改进后的网页统计产生的本地数据(日志文档)
- 乌利希(Ulrich)期刊分析数据,按学科提供使用率
- 成本,具体指单篇下载成本,也包括图书馆间联合订阅资源的分担成本。
- 通过使用率数据来平衡期刊种类

障碍

利用这些数据的最大障碍是时间。在2009-2010学年,图书馆员们在数据统计上平均花费了72小时。电子资源的数据统计是最费时的,给原本就有一堆事情的图书馆员增加了相当的工作量。

结论

研究结果清晰表明,数据统计正在成为法国高校图书馆的日常工作。COUNTER也已成为数据采集和使用的标准,因此,很多法国出版商仍需提供与COUNTER相容的数据。图书馆员可以从COUNTER的报告信息以及培训中受益,包括如何根据实际用途解读数据。被调查者中没有人使用过ERM(企业资源管理工具)或SUSHI(标准化使用率数据获取协议);因而,图书馆员需要探索一系列工具来管理日常数据统计工作。
boukacemc@yahoo.fr

法国高校电子期刊评价(EPEF)
http://epef.anr.free.fr/projet/ presentation.html

法国高校电子期刊评价研究项目由法国国家科研所支助,项目期限从2006年到2010年。这个项目收集了法国高校的使用率数据,并且分析了使用率数据统计的总体趋势和专门领域的发展。它引进了使用率统计的全球标准和形成了法国所使用的计量方法,而且进行了用户使用行为的定性调查。 这个项目注重研究学者、科学家、图情专业人士(图书馆员)和终端用户之间的合作,以及社会科学、经济学与信息科学的跨学科研究和经费的价值。

 

让馆藏成为过去 – 我们准备好了吗?


James Mouw (芝加哥大学图书馆技术和电子服务副主任/美国芝加哥《图书馆馆藏、采购和电子服务》总编辑


在思考学术图书馆的未来,尤其是其馆藏时,我发现极为讽刺的是,我居然受邀撰写这篇文章。第一个讽刺是,我所在的机构正在校园建设一个大型图书馆,将能容纳数百万卷书刊,为未来20年的印刷本馆藏增长作好准备。这与人们的普遍认识相悖,即实体图书馆和馆藏将成为过去。


第二个讽刺是,我的文章会被纳入到爱思唯尔的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爱思唯尔是全球领先的出版商之一,很明显,在未来,甚至现在很多时候,都将或已经实现电子化运作。一些图书馆相信这是真的,为此,他们正在积极取消传统馆藏计划。而实际上,要实现从印刷到电子的全盘飞跃,还有诸多障碍需要克服:


·保证完整性和长期存取。


我的读者担心资料可能会突然消失,尽管已启动Portico及其他计划,但他们对我们的集体努力仍没有信心。他们还担心,印刷特征将会丢失,并举出参考文献不复存在的实例。何时只需印刷版或电子版?何时两个版本都需要?对此,我们尚未达成共识。或许可以将其简单地视为"一次性"决策加以解决,然而,大规模购买内容也只会导致诱惑更甚。确实,各学科及分支学科都是不同的,单一的决策并不能满足所有用户的需要。

·图书馆构建印刷版馆藏的合理原因有很多,但其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稀缺性。如果图书馆未能在图书出版时进行采购,则其在后来将很难或不可能获得该书。我相信,在电子世界,出版物将"永远"处于在印中,但恐怕我们还远未达到那种程度,因此,我们将继续如往常般收藏图书。
·需要时以快速、低成本的方式选择印刷版的能力。在期刊方面,我们的读者会根据自己的需要打印文章。而在专著方面,很明显,有些读者会要求完整印刷版。在48个小时内交付完整印刷版或在你自己的Espresso印刷机上打印一本或许即将成为现实,但尚未完全到位。
·担心在随着主流进行重组时,我们会在适当或必要的情况下继续以传统的方式构建馆藏。这不仅仅是金钱问题,也是业界关注点之一。大型图书馆处理很多秘传材料,这些材料往往比主要学术出版商的输出更容易受到危及。
·图书馆不能集体工作。虚拟世界以印刷界无法实现的方式开辟了资源共享的可能性。我们在馆藏领域的合作并不太积极。我们必须重组馆藏以把握新的合作机遇。
·最后,即使我们花费大量精力探讨学术交流的未来及新技术创造的机会,但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图书馆的做法与过去无异,采购物相同,程度也基本一致;唯一的区别在于它们的格式。

真正的学术转型讨论现在才刚刚开始。
最后一个讽刺是,如今,我们正处于广泛且深入收藏资料的鼎盛时期,而与此同时,严重的资金荒也席卷业界,令人颇为困扰。我希望,我们能以此为契机,以更明智的方式进行收藏,不自动提供稍后较容易获取的材料,并实现更有效的合作。我担心的是,我们仅仅只是买得更少而已。

《图书馆馆藏、采购和技术服务》
《图书馆馆藏、采购和技术服务》(LCATS)为全球图书馆馆藏管理、技术服务、供应商及出版界成员交流思想和经验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它是一份综合性出版物,致力于汇集图书馆馆藏管理和技术服务领域的诸多专业文献。为反映本学科的广泛、实践和理论基础,LCATS发表的文章都以图书馆员、供应商和出版商的实际工作经验以及研究报告和理论文章为基础。
如欲提交文章,请登陆http://ees.elsevier.com/lcats;如欲进一步了解期刊,请登陆www.elsevier.com/locate/lcats

 

绿化屋顶、自动存取系统、弹性空间—麦考瑞大学新图书馆助力实现大学愿景



麦考瑞大学新图书馆将为学校实现进入全球研究型大学200强的目标发挥主要作用。"我们学校的战略规划重申了图书馆是学校的知识中心",该大学图书馆馆长Maxine Brodie如是说,"我们在澳大利亚众多的大规模高校中是比较独特的,一直以来我们只有一个图书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强调科研与学习的学科交叉性。"

新图书馆的建筑灵感来自于校园里的桉树林,这座面积为193,718平方英尺(1 英尺 = 0.3048 米)的建筑拔地而起、高达数层。它以混凝土和钢筋为原料,整个设计中蕴含了灯光、连接这些重要元素,并充分考虑人的因素。新馆从二月份开始逐步开放,最终将提供多达3000个座位,保证在任何阶段都能为至少十分之一的FTE(相当于全日制)学生提供学习空间。


"我们学校的战略规划重申了图书馆是学校的知识中心。"


馆内设施包括:培训间、研究生与访问学者专用空间、16个装有显示屏/互动式电子白板的讲演练习室,12个读者咨询单独空间,为有特殊学习需求的学生配备专门设施的辅助学习区,以及一个用于支持学校与公共沟通联络活动的大讨论室,像"图书馆之友"这样的活动。在空间上,我们尽可能采用大开间。依照格局分布和声学控制的办法控制噪音,而不是依靠筑墙。众多电子标识和互动型终端可以让读者弄清方位。



麦考瑞大学新图书馆


同时,麦考瑞大学立志成为澳大利亚第一所获有五颗环保绿星认证等级图书馆的高校。要想获得该认证,需要通过一系列的评估标准,如室内环境质量、能源和排放标准。该建筑具有可持续项目的共同之处,也有一些不同特征:

• 自动存取系统可以节省38%的建筑面积。建筑面积的缩小节省了211.717吉焦的蕴能量,并且每年减少817吨的温室气体排放。
• 屋顶的绿化可提供热控制,同时屋顶上的植物也可以成为学校学者研究最适宜在悉尼盆地用于屋顶的绿化的植物。雨水可用于灌溉和厕所冲洗。
• 图书馆建筑的可持续特征将被列入学校课程大纲或一些公共项目中,这也是绿星认证的重要指标。

麦考瑞大学图书馆是澳大利亚国内率先使用自动存取系统的图书馆。该系统上线后,超过80%的馆藏将被存储于图书馆特建的温控书库内。书库内的书立等可取。因而,新馆的其它空间可用来满足人们别的需求。Brodie说道,"我们学校的学科分布和科研方向非常广泛,从有特色电子资源需求的激光与光电子学到对纸质资源十分依赖的埃及学。"馆内50万册图书将实行开架以方便阅览,而自动存取系统将仓储另外180万册书。 Brodie十分赞赏这一举措,她深信,图书馆员的策略与服务重心已经转向协助读者获取信息,而不只是保管文献。

人们最初更期待新馆应用了哪些技术,但最终还是在于空间所能提供的互动。 Brodie总结说,"新馆是学校新战略的体现—它激发科研灵感,促进研究人员、教师和学生的沟通。"


maxine.brodie@mq.edu.au
www.library.mq.edu.au

 

和用户在一起:让实体建筑物成为过去


过去,用户往往来到图书馆查阅信息。我们知道,目前大部分图书馆员-用户互动 是通过在线传送实现的,但这种超越实体建筑物的延伸会带来什么影响?图书馆员在此分享了他们的一些观点:



目前,我们正在思考和规划一个移动图书馆单位。……我们将进入大门、走廊和教室,与那些可能从不到图书馆的学生或教师进行互动。……我们认为这事关图书馆的生存和发展,因为对校园空间及其他资源的需求正使图书馆日渐陷入窘境。

Mark Puterbaugh,东部大学,美国


技术加强了互动,这可以通过我每天的电子邮件处理量体现出来。在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里,我无须与任何人说话,却仍会进行大量沟通。

Anna Creech,里士满大学,美国


至少在我所工作的研究机构,图书馆几乎完全数字化。……这份工作的要求更高,因为即时沟通需要即时解答。

Ana Sanchez Montanes,CSIC,研究理事会,西班牙


我尝试与我的用户随时随地进行互动,可能是面对面,也可能通过在线聊天、Twitter、Facebook、社区和论坛等。作为一个图书馆,你无须建立自己的论坛/Facebook/等等。你可以到用户聚集的地方,了解他们彼此提出的问题。要始终和用户在一起。

荷兰信息专家,荷兰


我认为实体图书馆仍可作为典藏室和会议场所等继续存在,但你还是需要走出去,尤其因为很多重要的交流都是通过非预期性互动实现的。

Karen Vagts,塔夫斯大学,美国


在参考咨询中,信任是一个关键因素,而电子邮件或虚拟工具并不能产生信任感。为了超越谷歌搜索引擎及发现用户的真实需求,最好能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人情纽带。在此基础上,技术将能发挥出重大作用。

Jennifer Woodwart,健赞,美国


在我以前的工作中,我们曾积极走出参考咨询台,主动和用户进行交流。当时,我们进入教学楼、学生活动大楼,甚至是学生宿舍,成功试验了几轮巡回咨询。此外,我们还采用技术 – 尤其是在线聊天和电子邮件 – 与用户进行实时沟通。很有趣的是,我们发现,大多数在线聊天用户与我们沟通时其实就身在图书馆大楼内,只不过他们不想为了来到参考咨询台而牺牲掉好不容易占有的"黄金学习位置"!:)

Lori Albrizio,布劳沃德学院,美国

 

移动技术:图书馆问题 2011年数字图书馆研讨会摘要


Daviess Menefee (美国纽约爱思唯尔机构关系全球主管)


随着手持设备的数量持续增长,今年又会盛行什么趋势?图书馆员在决定如何为用户设计和开发应用程序时将遵循什么准则?新设备、应用程序和技术会如何影响电子书出版?
这些都是讨论组成员在2011年1月8日加州圣地亚哥美国图书馆协会隆冬会议期间爱思唯尔数字图书馆研讨会上提出的问题。超过240位图书馆员出席会议并聆听了讨论组所作题为"移动技术 – 图书馆问题"的报告。以下是小组成员的发言纲要。每个演讲人都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对主题进行阐述 – 包括一位科技图书馆员、一位用户-体验图书馆战略家、一位图书馆行政人员和一位致力于为移动技术开发内容的出版人。


Joseph Murphy
科学图书馆员、指导和技术协调员
耶鲁大学克莱恩科学图书
@libraryfuture on Twitter


Joe Murphy表示,手机正日益主导数字市场。为管理当前及未来变化,他表示,图书馆员必须参与、了解且顺应这些变化。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使这些变化适应他们的需求并发现角色变换的意义。他的演讲侧重于消费类电子产品角度,因为他认为,个人与技术的交互方式将引导用户对与图书馆互动的期望。
Murphy设想了2011年的三大主题并举出相应的技术应用实例。这些技术构成共享和定位理念的基础。
1.社会推荐 – Bizzy是一个本地店铺推荐引擎,可帮助用户查找吃饭、购物和娱乐场所。
2.手机照片分享 – 例如,Instagram允许用户通过过滤器来运行他们在iPhone上的照片,然后进行广泛分享。这一趋势不仅慢慢取代了Flickr,更改变了人们发现和分享照片的方式。
3.社交娱乐签入 – Miso是一个社交化电视平台应用,用户可以通过手机和网络接口与大家分享看过的影视剧集。GetGlue允许用户签入并分享更多(图书、电影甚至红酒)。这是"签入文化"的一种延伸。
Joe Murphy指出,不要从加强图书馆服务方面看待这些应用,而应审视它们将如何影响人们对处理社会或物理数据的期望。图书馆员必须考虑这些巨大的文化变迁和用户体验,从而确保在不断变化的技术框架内保留一定的位置。


Kevin Rundblad
用户体验和社会技术战略家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rundblad on Twitter


Kevin Rundblad表示,用户体验工作领域所需的技能对于图书馆员而言仍属新鲜事物,但对于学生群体而言却并不陌生。必须充分利用他们的技能,且更重要的是要营造一种企业式工作文化。他认为,在开发移动应用程序时,应当注意并融入以下三个理念:
1.了解用户。必须创建简单交互以确定用户需求。由学生进行的用户个别访谈可以形成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在用户驱动的开发中,最重要的是要与他们一起工作(在开发组)并像他们那样工作(企业式)。这一方法在确定用户需求/期望时可以产生出最自然的结果,因为它具有隐含性。
2.掌握用户的背景。例如,触摸屏在用户群中占据主导。同时,他们也想要个性化和快速发现 – 点击即可。一般和特定背景驱动着接口功能的开发。
3.创建简单交互。他指出,用户希望快速浏览信息并确定相关性。混塔程序最有可能为用户提供集成式体验。值得注意的移动问题包括校园单一登录内集成式文章和目录发现体验、数据可移植性及蜂窝网络校园移动通信认证。
Rundblad指出,时间/设备移动正日趋成型,尤其是在长篇内容中。例如,将来会使用Instapaper应用程序阅读较长的PDF文件。他的团队已经开发出且正在测试第一版时间/设备移动体验。最后,他表示欢迎进行项目合作。


Brian Schottlaender
奥黛丽格泽尔大学图书馆员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Brian Schottlaender代表图书馆行政人员对移动技术所持的观点。他向与会者提问:"为什么要移动化?"答案在于用户。他们想要随时随地快捷地获取信息。他引用了一份2010年7月份的佩尤研究中心报告,该报告显示,65%的年轻人(18-29岁)通过移动设备连接互联网。
一些人可能认为移动设备的生命周期会很短暂,但在Schottlaender看来,这些设备的采用确实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
当然,随着新技术的应用,开发移动应用程序的预算问题也随之出现。针对预算问题,可能有几种不同的反应 – 一种是退至中间,只开发部分工作人员可操作的应用程序,而另一种方法是"突破极限",开足马力,增强技术系统的运转能力。据Schottlaender说,USCD有一个用户服务技术图书馆员,负责领导其他用户服务图书馆员及图书馆和校园网络开发员团队,致力于探索开发应用程序用户需求和期望的快速、模块化方法。
最后,Schottlaender提出几条注意事项:
1.保持简单易用。
2.不要试图"动员"所有服务。
3.不要重起炉灶;利用他人的开发。
4.重点开发主要设备。


Suzanne BeDell
科技图书总经理
爱思唯尔


Suzanne BeDell对电子图书出版业作了简要概述。她表示,iPad会在未来某一天使Amazon Kindle停止运作。另外,虽然黑霉所占市场份额大于iPhone,但它产生的移动网络流量要少得多。对于出版商而言,这意味着确保内容在多种设备中均可访问。她说道,爱思唯尔保持"设备无关"并将根据用户需求开发应用程序。
BeDel指出,内容开发受媒介类型、文件格式、大小和流转要求驱动。程序的应用难以预测,且市场上充斥着失败的应用程序。BeDel引用了The Elements等应用程序,视其为出版业潜在的游戏变革者,因为它将电子书的所有特征都纳入到iPad中。
随后,BeDel探讨了爱思唯尔的SciVerse平台,它可以提供内容APIs,使研究人员和开发人员能创建出定制化应用程序以改善他们的工作流程,并在SciVerse中与科学界分享这些应用程序,从而促进科学发展。
最后,BeDel提出问题:"出版商要怎么做?"她表示,应当尽量以最灵活和最精细的方法标记内容,以便快速、有效地修改或操纵这些内容。

 

奥地利高校图书馆迈向学术期刊电子化时代


奥地利维也纳医科大学图书馆馆长/奥地利图书馆馆长工作组主席 Bruno Bauer


Bruno Bauer


2005年,21家联邦州立大学图书馆共同发起成立了奥地利数字媒体合作组织。该组织成立是一家电子资源的采购联盟。当时,电子期刊的联盟许可证书发放基于成员馆纸本期刊的征订情况。因此,大多数机构同时订购了期刊的纸质版和电子版。

期刊纸质版和电子版的双重订购以及对纸本期刊的强烈依赖一直持续有其一些原因。起初,电子期刊被视为纸本期刊的附加品。这从出版商对电子期刊的定价就可以看出,电子期刊的定价是紧紧根据纸本的订购价格。之后电子期刊的存档问题是阻碍从纸本过渡到电子版的另一原因。最后重要的一点是,在奥地利,要是只订购电子版,将被征收20%的增值税,而购买纸本期刊和图书的增值税只需10%。


"改为只订购电子版后,在经费上是否有所节省?"


虽然图书馆员们有以上的考虑,用户对期刊的使用很快从阅读纸本转变为下载PDF文档阅读。这一事实以及纸本和电子版捆绑订购价格的稳步上涨,动摇了坚持要存档纸本期刊的图书馆利益相关者中的保守派,如今,有限的预算需要更有效的人员配置。把图书馆员从重要性减弱的领域,如纸本期刊,转移到逐渐变得重要的电子资源管理上显得重要。

另外一个促进只订电子版的因素来自于电子期刊的创新,电子期刊从单纯的纸本复制变为结合了多媒体技术的载体。因为有了额外的功能和工具,电子期刊告别了纸本和PDF时代。因而,经发表的论文和读者都从这一系列的创新中受益。

然而,图书馆却面临了双重的挑战。一方面,图书馆需要跟进电子出版迅速发展的步伐,这样的发展完全是由外部控制的。另一方面,他们面临内部的挑战,如新兴文档格式的管理和有效的资源分配,为应对这些挑战,奥地利图书馆馆长工作组在2010年秋季开始了放弃纸本、只订购电子版的行动。工作小组由奥地利高校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的20位馆长组成。他们的目标是把与大型出版商签订的大部分联合采购合同更改为只订购电子版,因为本次三年期合同将于2012年终止。

爱思唯尔就是这些大型出版商之一,它是我们将订购过渡到电子版的优秀案例,我们从复杂的过渡过程中取得了如何控制变化的经验。在接下来两年内,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将研究各种出现的问题:改为只订购电子版后,在经费上是否有所节省;作为采购联盟,我们如何保证成员馆能够永久访问订购的电子资源;是否有必要在奥地利建立和维护重要期刊的纸本"黑匣子",以应对可能最糟糕的情况。

奥地利高校的图书馆馆长、相关图书馆员和奥地利数字媒体合作组织正共同努力保证顺利向电子版时代过渡。学校管理层、学者和学生应该将这一转变视为重要且有益的一步,为此奥地利高校图书馆将建立强大的数字图书馆以应对21世纪的挑战。


bruno.bauer@meduniwien.ac.at

 

2012 Welch医学图书馆—您身边的图书馆


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Welch医学图书馆 Blair Anton, Nancy Roderer, Stella Seal, Sue Woodson


移动设备准备就绪 (从左至右)Sue Woodson, Blair Anton, Claire Twose, Stella Seal和Nancy Roderer聚在图书馆创始人William H. Welch博士雕像前。


在1945年美国《大西洋》杂志的一篇文章中,美国科学家Vannevar Bush设想了一种办公室信息机器,它能即时地在办公桌上为科研人员显示他们所需学科的文献资料。这个命名为"Memex"的信息机器至今没有制造出来,但是,它的理念却激励了人们对高效的一站式信息系统数十年的研究和发展。Welch医学图书馆在2001年与用户们坐在一起共同畅想未来时,便产生了这样的愿景:无论身在何处,用户都能够从某个信息源头获取所有需要的生物医学文献。
当初我们把时间点定在2012年,希望届时能向用户推出一个比较合理的系统,并且确定了这个系统三个重要组成部分:全数字化的馆藏,优质的获取系统和图书馆员(信息专员)必要的支持与服务。2012年快要来临,我们离"身边的图书馆"这一目标也越来越近。以下我们描述一下我们的成绩和曾经面临的挑战。


"电子期刊将文献内容从纸本中解放出来,同样也将图书馆从实体建筑中解放出来。"

馆藏


建立"身边的图书馆"的关键在于将纸质馆藏转变为数字馆藏。目前我们订购的连续出版物几乎全部是电子版的,只有88种还是纸本。我们收藏了主要出版商的回溯文档,在出版商有所提供并且我们经费允许的前提下,我们将继续收藏。我们功能强大的文献传递系统更是弥补了数字资源的不足,任何只有纸本的文献,我们都可以为用户提供送书上门服务。电子期刊将文献内容从纸本中解放出来,同样也将图书馆从实体建筑中解放出来。我们将馆藏放在用户面前,而不是要求他们过来找馆藏。


优化的界面


在"身边的图书馆"中,做好电子资源的导航尤为关键。我们图书馆网站主页特别突出了"常用电子资源"以及三个最常用搜索的检索栏:PubMed、图书馆电子资源检索和图书馆书目检索。快速链接的下拉菜单中也提供了许多服务的便捷链接,如馆际互借。在主页的上方位置有一个显眼的"钥匙"标志,用户点击登录后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远程访问图书馆的电子资源。除了图书馆网站,我们还为院系、中心和个人提供了专门的网络门户。


图书馆员工


从2001年开始,由于图书馆的工作重心从采购和管理图书馆内的纸质馆藏转到为位于各处的读者提供电子资源,我们的员工结构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需要更多的专业馆员和技术人员,而对文案人员的需求越来越小。为了让员工结构适应工作重心的变化,我们需要适当地重新培训员工,并且通过发展新岗位、减少现有某些岗位来重新配置员工。现在图书馆的部门包括:数字图书馆服务、Welch服务中心(流通、预约等)、先进技术与信息系统、财务与行政和两个信息专员部门。


信息专员服务


Welch医学图书馆的嵌入式信息专员为院系和临床科室—在用户的科研、教学和临床医护场所—提供量身定制的信息服务。通过在用户的环境中办公和融入他们的工作流程,信息专员们能够更快地解答用户的问题,更有效地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并能够在科研和医护团队中担任信息专家。

促进与院系内部的关系是一个渐进且重复的过程。对信息专员来说,这样的过程是唯一和独特的,因为具体院系的大小、组织结构和文化都不尽相同。图书馆根据信息专员不同的背景、学科专长和医学/健康学科内的兴趣以及学缘关系将他们指派到不同的院系和科室。通过出现于院系、使用一系列人际沟通技巧、评估院系主要成员的即时信息需求、参加他们的活动和组织,我们建立起与科研、教学人员和临床医生合作的基础。

因为信息专员需要在其它部门的环境下为客户提供服务,我们因此意识到团队管理的重要性。我们积极参加图书馆各种组织,以跟进技术的更新,分享检索经验,协调教育项目,讨论拉近与用户之间的距离的策略以及评估我们的嵌入式服务模式。


告别图书馆建筑


我们的"身边的图书馆"不要求在独立的图书馆建筑中设立实体服务点。独立的药史图书馆、校园里的医学档案馆和临床模拟中心以及为学生提供的校园内各处学习空间,这些都进一步降低了对图书馆公共空间的需求。 展望未来,我们希望图书馆只需容纳图书馆员,为此,我们已经关闭了所有分馆并且减少了图书馆主楼的公共服务时间。现在仍有两个挑战。第一个挑战有些感性,但是出于对图书馆作为空间的真实情感,读者到底去不去图书馆?第二个挑战是实在的,那就是给原先用于纸质馆藏和提供读者服务的场地赋予新的用途。我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但要想大变化就需要较大的投入。

技术帮了我们大忙,若没有大量的数字化馆藏、现成的互联网和个性化的技术资源,我们肯定达不成今天的成绩。回顾我们所做的,下一个十年技术将更加被重视,技术的应用使用户可以更有效地找到和使用馆藏中他们正需要的资源。


nroderer@jhmi.edu
www.welch.jhu.edu

 

变化中的学术图书馆:小空间有大影响


Robert Schwarzwalder博士 美国加州斯坦福大学图书数字图书馆系统和服务主任/科学和工程图书馆副馆长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与扩建后,近几年来,美国大学图书馆却不断传来关闭及整合的讯息。虽然经济动荡推波助澜,加快了这一趋势,但在我看来,它却是我们行业的自然演进。我们及我们的行业在未来几年是走向繁荣抑或衰退,将取决于我们能否适应不断变化的信息存取方式。
我们的工作重心从来都不是书库管理,而是根据人们的需求适时提供恰当的信息。随着信息数字化,如今,我们能够随时将图书、期刊和数据提供至世界的任何角落。过去的问题是提供一种稀缺商品,即信息;而现在,我们的客户能够通过多种渠道和多个接口获得无数的信息,甚至多到其难以应对的程度。
在这种实时存取环境下,纸本图书馆模式日渐式微。虽然仍有必要保存纸本,但这更多地成为一种保存使命,而不再是存取信息的主要方式。随着电子书和数字化期刊的普及,10-15年后,或许仍有人对纸本情有独钟,但放眼四周,难免不会感到已是形单影只。
面对这种巨大的变化,图书馆的演进略显缓慢。虽然大多数学术图书馆馆藏预算正在转向数字化方向,但许多图书馆空间和服务则仍是以书库为中心。企业图书馆早已认识到,他们的生存依赖于提供所需的服务,并且已很好地适应了这种新的数字化环境。在学术界,校长和院长们开始将学术图书馆的大型和昂贵设施视为一种过时的信息服务方式。
数字化馆藏并不意味着图书馆的消亡,然而,为了生存,我们需要制定相应的方案以满足当今图书馆用户的需求,尤其是与日增多的在线用户。服务应聚焦于管理信息资源及信息技术的高级应用,而非简单的存取。图书馆空间应当根据实际需要进行重新设计。仅仅在非结构化空间配备无线接入,还远远称不上是数字化图书馆。
图书馆可以是且应当是大学的智慧园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在图书馆内培育和鼓励协作、创新和团队精神,继续发挥我们的教育作用。对我们的服务和空间进行重新思考比采用一项或两项新技术要复杂得多;它涉及与我们的社群互动以满足用户的实际需要。
在我任职于福特汽车公司时,我们的图书馆通过向工程师社群咨询,获得了最新的信息并着手提供符合行业标准的数字化服务。我在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的旧同事与学术事务副教务长合作开发出一个学生成功中心。在斯坦福,我们与教职员工及行政管理人员互动,将图书馆服务与大学的教学和研究需要相联。在各种情况下,信息和服务都是为了满足组织机构的独特需求。

 

让雪下吧: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图书馆在暴雪期间探索出与用户沟通的新方式


Matthew Borg 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信息顾问



2010年11月,英国遭遇自1970年以来的最大雪灾,而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则趁此机会,开始进一步探索在线和手机沟通的新方法。我们使用推特、博客和RSS Feeds将信息传播至两所校园的30,000多名学生及大约6,000名工作人员。
雪灾期间,大学的两个图书馆 – 学习中心 – 基本上是每天下午三点闭馆,而在12月1日,整所大学都关闭了。我们通过虚拟学习环境和内联网发布了关闭信息。然而,我们需要想办法解释学习中心较为复杂的工作安排。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在使用推特和博客与学生沟通。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图书馆黑客博客提供有关使用学习中心的非正式建议和技巧,并通过评论实现双向沟通。在通过博客向学生传递了工作时间缩短的讯息后,我们立即收到了有关更新项目的疑问并快速做出了回应,避免滋生任何混乱。
我们图书馆门户的最新消息页面通常包含近期服务信息。很多人通过RSS进行订购,因此,我们也在此发布了相关信息。我们也建立了推特搜索并将其与RSS相结合,这样,每次图书馆被提及时,我们便能够了解其是否是一个问题(如"有谁知道Adsetts是否开放?"),并通过我们的推特账户作出回应。
我们推广使用移动设备获取我们的服务。看看用户登陆,很明显,虽然在12月1日星期三登陆图书馆门户的用户并不多,但其中大多数来自谢菲尔德外部,很多使用的是移动设备。通过互动,我们发现很多人询问图书馆为手机用户提供了哪些服务,为此,我们专门在门户内创建了一个页面,其中包含许多有用的信息及相关应用的链接。
回想起来,我们没有很好地沟通罚款事宜。(闭馆期间不计算罚款,但系统无法自动执行。因此,如果需要作出任何纠正,学生可以主动通知我们。)图书馆重新开放后,很多用户仍在询问这一问题。总的来说,虽然图书馆实体受雪灾影响而无法对外开放,但我们很高兴能够通过在线和移动通讯技术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

 

莫纳什大学图书馆为科研人员在初涉科研生涯阶段提供重要支持


澳大利亚,克莱顿,莫纳什大学图书馆,读者服务部(科学、医学与工程学科)主任,Wilna Macmillan



Wilna Macmillan


 

最近六年多来,莫纳什大学竭力推动其科研战略计划,使学校通过关注与解决具有当地效应及全球意义的问题,为国家和国际社会做出贡献。其间,学校的科研经费增长了约80%,攻读研究型学位的学生人数也增长了30%多。


学校最新的Passport 2.0系统专门为本科生介绍科研思考与实践,尤其是一些增设的荣誉学位课程,该类专业课程的目的在于将"科研新人"这一概念融入职业发展体系中。(译者:Monash Passport是一个为学生提供各类信息的系统,包括课程信息、培训项目、志愿者招聘信息、科研机会等一系列有助于学生职业发展的信息。)我们希望这种发展模式能让更多处于科研生涯初期的研究者能够持之以恒,为科研带来积极影响,如带来更多的科研投入和扩大科研的影响力。


那么,图书馆是如何帮助科研生涯早期的研究者实现发展的?图书馆通过不断努力,使这些研究领域的新生力量一进学校就能从我们的馆藏、服务、基础设施以及我们对科研产出的基础支持中获取最大的帮助。不论他们原先来自本校还是其它机构,图书馆都会在他们科研生涯发展的各个阶段帮助他们实现科研与职业的发展目标。


图书馆与全校各部门合作,共同支持科研新人


图书馆与学校科研办公室紧密合作,共同开发科研新手工具包并参与科研始业培训项目,培训为来自于其它机构的科研人员指出种种可能存在的机构间的差别,并为本科毕业的研究者提供相应的服务项目。这些处于科研新人们也许会惊奇地发现图书馆竟然还主导着以下这些领域:版权问题、科研数据管理、机构仓储,莫纳什大学出版社和本科生和研究生学习技能指导。


图书馆员和学习技能咨询老师与分布于各个校区的学院和研究中心开展团队合作。首先附上一封馆长的介绍信,馆员们开始对每一位新进校的学术人员进行联络并且自我介绍,重点推荐了一些具体的服务并且向学术人员介绍如何更好地利用图书馆。这是图书馆员与科研人员建立稳固合作关系的第一步。


在科研生涯的各个阶段…图书馆都在帮助他们获得成功。

图书馆员建议初涉科研生涯的科研人员多使用图书馆的纸本馆藏和大量的电子资源,主要针对馆藏,文献传递服务,EndNote,文献计量学工具和科研数据管理计划与服务的使用建议,所有这些都是根据学校的需求量身定制的。馆员们还鼓励他们为图书馆推荐购书以加强馆藏建设,并通过采用有利于建立科研人员和馆员良好关系的方法,为图书馆评估某个专业领域的馆藏情况。 馆员们和学习技能咨询老师还为研究生和荣誉学位课程学生开展工作坊,培训项目和播客,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解决、科研数据管理,EndNote使用,学术写作与交流,毕业论文准备和出版机会介绍。


图书馆还与主要负责学校的研究生管理和为他们提供支持与服务的研究生院进行合作,为科研新人开展关于图书馆服务介绍的eXpert小型研讨会,其内容涉及科研数据管理、版权问题解决以及使用机构仓储管理数字毕业论文及发表论文。现在我们正在寻求在某些关键时期向他们提供图书馆服务,比如,录取后入学前,本科毕业后研究生学习阶段之前或论文递交后发表之前。这些阶段的支持对于科研人员开始职业生涯变得尤为重要。


另外,莫纳什大学图书馆还与学校的在线研究中心和档案记录与信息技术部门共同推广和支持在线研究和信息管理途径,包括科研数据管理与储存。


图书馆和学校与校外机构合作,共同支持科研新人


为更好地支持科研新人,我们图书馆还与校外机构合作,包括为澳大利亚的科研人员提供信息资源的澳大利亚高校图书馆协会(the Council of Australian University Librarians)和提供科研文献共享和存储设施的合作组织--维多利亚州高校图书馆合作体系(Cooperative Action by Victorian Academic Libraries)。


莫纳什大学还与墨尔本大学在亚洲学研究服务、研讨会和馆际互借上有所合作,并与昆士兰科技大学签署了理解备忘录以支持在线合作研究。


理解学术传播模式改变的是关键


学术传播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因素有:


.出版方式和机会的改变
.揭示研究成果的方式的增多
.对科研数据访问和使用的兴趣的增长
.获取信息途径的增加
.科研管理方式的改变


为了与科研新人高效配合、保证学校对图书馆的投入能为他们带来相当的优势,图书馆员工需充分理解对未来学术传播产生影响的各种因素。


wilna.macmillan@monash.edu
http://www.lib.monash.edu.au
http://www.caul.edu.au
http://www.caval.edu.au

 

与David Shumaker谈图书馆员职业指导 


David Shumaker是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天主教大学图书馆与信息学学院的实践指导副教授及信息共享中心主任,曾获2009年度美国专业图书馆学会 (Special Library Association) 颁发的Vormelker奖,该奖项旨在认可在指导图情专业学生上有非凡贡献的专业人士。在这一期以"支持科研新人"为主题的爱思唯尔图书馆通讯中,我们邀请了David来跟大家分享他工作中的感想以及他对信息行业从业者在职业生涯初期时的一些建议。 - 美国加州,圣地亚哥,2010年图书馆市场营销实习生, Dana Weber



David Shumaker


 

Dana Weber: 请问是什么激发了您为图情专业学生指导的激情?


David Shumaker: 激情的触发与保持是两码事。首先,当我全职工作还是信息主管的时候,我已经作为兼职教师开始承担起教学任务。我之所以开始教学指导工作是因为我喜欢尝试新的挑战,而且这也是影响这个职业的方式之一。退休后,我全身心投入教学,这更加深了我对教学的理解,也有益于我提高教学指导水平并且增强自信。现在我坚持教学是因为我喜欢帮助学生和职场新人理清他们的发展目标,并且帮助他们实现目标,同时,我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新东西。


你在职业生涯早期有导师吗?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过导师,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位导师!虽然这样说,但我在职业生涯前期还是有很多的机会跟高层共事,他们时常鼓励我。我非常感谢我在德雷克塞尔大学图书馆学院念书时的老师们,还有在国会图书馆"国家盲人与残疾人图书馆服务中心"工作时的上司和其他领导。后来,我发现专业图书馆协会同事给予的经验和支持也非常宝贵。自从我全职担任天主教大学的教职以来,我的同事们也在帮助我不断地适应学术领域的生活。


您想告诉图情专业的新人们哪些有价值的建议?


我想提醒比我年轻的学生们,有些人要在四五十年后才能进入事业的活跃期。我跟Alan Kay一致认为,"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创造未来。"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帮助年轻的图情专业人员培养他们在创造未来时所需要用到的技能。当然图书馆学有些东西是永恒不变的,如图书馆的价值,伦理,与人共事的基本准则和信息的本质属性这些不朽的图书馆基本概念。但是这一行业的某些方面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我们使用的工具和我们所处的社会背景。新一代图情专业人员在为图书馆学创造未来时需要把握好以上这两个因素。


您能否谈谈天主教大学的信息共享中心,您在这个共享空间上提供了许多的帮助?


2006年,共享中心正要推出之前,我从学院前任院长Martha Hale手中接管了中心。我的任务就是推广并让它更好地被使用。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空间,学生和老师可以在这里进行个人学习和研究,小组合作,开会或者只是闲逛一下。我们还跟当地的专业团体分享。共享空间对促进学生、教师和信息专家之间交流起到重要作用。


除了通过信息共享空间,你们学院还通过其它哪些途径帮助图情专业学生建立良好的社会关系?


我们还邀请图情专家来我们举办的信息学研讨会做演讲。这些专家有的来自公共图书馆,也有的来自国会图书馆美国平民生活中心以及世界数字图书馆,许多人慕名前来参加研讨会。另外,研讨会不仅仅针对学生。我们也向我们的同行开放,因为学院的使命之一就是促进联络。我们还开始对研讨会进行网络直播。


为什么对于初涉职业的图情专业人员来说分享信息和拓展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它比较复杂。我们每天所面对的任务仅凭一个人的知识和技能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向他人学习并且需要进行团队合作。未来的图书馆员会在跨学科和不同的团队中工作,这就需要我们有一定的专业技术和社交才能。


对于那些刚开始跨入图情领域的新人,您有什么鼓励的话对他们说?


要想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中取得成功,能力变得愈加重要,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大中小学和公共领域。因此,对于做好充分准备并打算踏入这一领域的图书馆员,机会是无限的,前途是无量的。
我们目前还处于经济艰难时期,外面仍存在着一定的恐惧因素。在我初入这个领域的19世纪七十年代,形势非常类似。尽管如此,我们最终还是得到了发展。这就是因为一些长久以来基本的事实:我们的世界需要更多的图书馆员。


shumaker@cua.edu
http://bit.ly/SLAVormelkerAward
www.slatv.org/media.cfm?c=519&m=2408&s=120&

 

通过探索与发现,研究投资回报率


美国,诺克斯维尔,田纳西大学信息与传播学研究中心Carol Tenopir,Amy Love,Joseph Park,Lei Wu



Carol Tenopir


 

计算投资回报率是高校图书馆向学校管理层和教学科研人员证明其价值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有助于图书馆在经济紧缩时期选择最有效的方式得以发展。


投资回报率的确定包括,通过用户使用率来衡量图书馆产品和服务的隐性价值和通过在采访或小组座谈中所收集到的褒奖来评估图书馆对利益相关者的显性价值。投资回报率的计算是一种形成性评价,同时也是现今高校图书馆必须采用的评价方式。


投资回报率概述


计算投资回报率的基本方法是量化并证明图书馆对其所属机构的经济价值,即花在图书馆的每一分钱或为高校带来直接的资助经费收入,或者通过培养更加高产的教学科研人员和更有成就的学生来体现其长远价值。


对投资回报率的阐释必须根据具体机构的使命与目标。投资回报率不光可以在本机构计算和复现,也必须适用于其它机构,同时也要对资助者有意义,并引起资助者的兴趣。


高校图书馆必须使用各种策略证明自身价值。

针对高校图书馆的投资回报率研究结果


从爱思唯尔资助的一系列正在进行的研究中可以发现,在高校图书馆研究投资回报率并不简单。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进行的投资回报率研究的第一阶段发现,在图书馆所投入的每一美元带来的资助经费收入是4.38美元。研究的第二阶段测试了在对七个国家另外八所机构研究的方法论和研究结果。


第二阶段的研究发现,体现在资助经费上的投资回报率因机构使命的不同而不同,同时它还依赖于外部资助情况,其比率从1:1到1:15不等。在西欧的一家纯研究机构里,投资所产生的资助经费回报比率为1:15。(也就是说,在图书馆投入的每一欧元,产生了15欧元的资助经费。)另外一所美国研究型大学的经费投资回报率接近伊利诺伊大学,为1:3.44。


有了以上数据,大学对图书馆投入所产生的资助经费回报模型就可以建立起来了,见以下投资回报率公式。


使用各种投资回报率策略的重要性


要想投资回报率的衡量更加全面,可以增加其它一些评估方式。增加管理层和教学科研人员的评价和褒奖可以全面地评估图书馆的投资回报率,并且具体地体现图书馆的价值。图书馆正不断地为实现机构的使命服务,因此当今的高校图书馆必须使用各种策略证明自身价值。


ctenopir@utk.edu
jpark@utk.edu
lwu@utk.edu
http://web.utk.edu/~tenopir
http://libraryconnect.elsevier.com/lcn/0701/lcn070104.html
http://libraryconnect.elsevier.com/whitepapers/0108/lcwp010801.html


证明高校图书馆价值的投资回报率公式=

 

按照这些小窍门:在你所在的图书馆开展投资回报率研究

显然,每个图书馆都必须根据本馆数据和测算方法为自己定制一份投资回报率研究方案,这些数据和方法能够反映本机构的目标。各种类型的数据都可以用来计算投资回报率。

以下是投资回报率研究中的数据搜集秘诀

采访大学管理者,了解机构目标与价值,为投资回报率分析提供背景信息。(在诸多大学里面,大学管理者在采访中通常指出他们机构的长期目标包括:吸引和保持科研成果颇丰的师资、推动科研创新、加强跨学科合作以及提高大学的知名度。)

长期搜集图书馆预算数据,如果根据科研项目衡量投资回报率,还要搜集科研经费信息,以评估投资回报率以及它的变化。
(一所美国大学根据回归分析法得出结论,10年来,学校在图书馆每增加1%的支出,科研经费相应增加1.07%。)

调查或采访教学科研人员,找出因使用图书馆产品和服务而受益的证据。(在最近调查的全世界八所高校中,每所高校的教学科研人员都认为,使用图书馆电子期刊提高了他们的科研产出和质量。

调查教学科研人员,评估在科研项目申请书和其它出版物中引用文献的重要性,计算获取自图书馆馆藏的引文数量。(例如,在美国一所大学中,被调查者表示,他们每撰写一份科研项目申请书平均引用了34篇文献,其中包括图书和期刊文章;每撰写一份项目最终报告需引用22篇文献。同时,96%的被调查者认为在项目申请书中引用期刊文章或图书文献对项目申请"重要"、"非常重要"或"尤为关键"。他们在项目申请书和报告中所引用的文献,75%及以上是从图书馆馆藏中获取的。

Carol Tenopir,Amy Love,Joseph Park,Lei Wu

 

 

我们如何确定图书馆的价值



俄罗斯,莫斯科经济高等学院图书馆,电子资源管理副主任,Vladimir Pislyakov


我们图书馆的价值体现在两个方面:潜在的和实际的。潜在价值在于我们为用户提供的资源,而实际价值则在于这些资源的使用率。确保学生对资源的获取和使用体现了我们图书馆员的价值。


pislyakov@hse.ru
http://library.hse.ru





日本仙台,东北大学图书馆,总务部主任,Shinya Kato


使用率是衡量图书馆绩效的基本指标。图书馆使用率越高,它的价值就越大。特别对于价格不菲的电子期刊和数据库来说,使用率是体现它们价值的重要因素。我们常常通过分析使用统计来评估电子资源的价值。


skato@library.tohoku.ac.jp
http://tul.library.tohoku.ac.jp/index.php?easiestml_lang=en





英国利物浦大学,Sydney Jones图书馆,电子资源主管,Terry Bucknell


我们已经让学校看到了数字期刊文章下载量的增长。我们在期刊数据库上每多投入100英镑用于电子期刊订购,下载次数即从2000-2001学年的40次稳步增长到2006-2007学年的126次。


t.d.bucknell@liverpool.ac.uk
http://www.liv.ac.uk/library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伯纳迪诺分校,政府档案文件管理馆员,Jill Vassilakos-Long


价值的衡量通常采用数据统计,我们通过标准方法(如数据库的使用率、文献利用指导课的开课数)成功体现了自身价值。我们的服务对象认同我们的价值,不管是学生(从校园服务调查的结果可知),还是学校教师,他们在安排学校的学生培养规划时总是不落下我们。


jvlong@csusb.edu
http://www.lib.csusb.edu





西班牙,加里西亚,维哥大学图书馆馆长,Gerardo Marraud


如果我们的价值在于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那么我们是以下方法来衡量我们图书馆的价值的:首先,观察我们所提供的信息资源是否被利用,因为被充分利用的图书馆才是最有价值的图书馆。其次,调查用户对我们所提供的用于访问信息资源的系统和设施的满意度。


dirbuv@uvigo.es
http://www.uvigo.es/biblioteca/index.gl.htm





印度,海得拉巴,印度化工研究所,信息管理技术专员,Gayatri Divakaruni


我们根据所提供的资源来确定价值。我们提为读者提供学术出版物的电子版和纸本全文,并且提供文献计量分析和引文分析帮助。当有新资源引进时,我们为终端用户开展培训,因为高使用率是体现资源价值的重要因素。


tri_yaga@yahoo.co.in
http://www.csir.res.in





英国伦敦,英国国家图书馆,科学、技术与医学参考咨询主管Michael Stringer


最近我们计算出英国国家图书馆每年花费每位纳税人的钱仅为3.48英镑,大致相当于在附近咖啡店买一块拿铁蓝莓玛芬。同样,我们图书馆经济影响的评价结果为,在国家图书馆每投入一英镑可产生4.40英镑的经济效益。


michael.stringer@bl.uk
http://www.bl.uk





新西兰,维多利亚惠灵顿大学,馆藏服务部主任,Margaret Ferguson


图书馆通过直接为学校的总体战略目标做出贡献来提高自身价值。我们在主要馆藏和开放获取资源的提供上寻求平衡,同时为读者建立与实体资源和虚拟资源的联系。去年,我们图书馆投入开发引文分析工具以保证科研人员深度利用、优化并且理解搜索结果。


margaret.ferguson@vuw.ac.nz
http://www.victoria.ac.nz/library




资料来源:

Elsevier. (2008, January). Librarians speak up.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6(1).


http://www.elsevier.com/libraryconnect

 

CAPES与Elsevier合作,共同支持巴西科研者


巴西,巴西利亚,巴西联邦研究生教育支持与评估局科技信息获取协调员Elenara Chaves Edler de Almeida



Elenara Chaves Edler de Almeida


 

巴西联邦研究生教育支持与评估局(以下,CAPES)是隶属于巴西教育部的一个公立的基金会组织,它也是巴西的高校图书馆联盟。


CAPES的数字科技图书馆—"期刊门户"—为巴西250多家机构的教学科研人员、研究生、本科生和专业技术人员提供各个学术领域免费的期刊全文和数据库。"期刊门户"是一项众所周知的、对巴西科研工作有重要贡献的项目。


巴西的科研产出持续上升


近年来,巴西的全球科研成果出版在数量和质量有较大的提升(见图),这意味着巴西的科研人员在全球科研领域逐渐取得重要位置。基于这一重大进步,并且为了支持巴西的科研取得更好的成绩,CAPES与Elsevier在这个项目上一直保持合作,为科研人员、作者和编者开扩眼界,并为他们提供切实的支持。


合作多赢


双方最近的合作与正在进行中的合作包括:


Scopus奖项,自2006年开始,一年一度为表彰巴西各学科杰出科研人员而颁发; 作者与编者研讨会,自2008年开始,为作者和编者在论文写作和学术出版管理方面提实际支持。
为巴西全国的图书馆员和用户提供培训,以帮助他们更好地使用Elsevier的产品。 巴西大多数学术和科研人员可以通过"期刊门户"访问Engineering Village, ScienceDirect 和Scopus数据库这一五年协议。

2005年至2008年期间,CAPES和Elsevier为达成向巴西200多所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开放Engineering Village, ScienceDirect和Scopus数据库的协议而并肩努力,这一协议如今已经在实施过程中。该协议于2008年签订,2013年终止,五年协议所需的经费由CAPES提供。


需要增强预算的图书馆可以在与政府机构和出版商合作关系中受益。

同时,从2008年开始,在巴西本国的期刊向CAPES申请资助时,CAPES将Scopus索引作为评估其是否是高质量期刊的指标。也就是说,如果某种巴西的期刊被Scopus收录,那么,在评审资助申请时,我们会结合这一索引情况及其它因素进行综合考虑,不管这种期刊是属于某高校的还是某专业协会的。


合作有助于更有效地利用资源


1996-2007期间, 巴西学术出版数量骤增


在CAPES,我们认为如果将同样数额的钱平摊给所有我们资助的院校,而不是用来为巴西科研界购买全世界最好的学术资源,我们国家不可能取得良好的科研成绩。我们把政府的钱投入到与顶尖出版商共同规划的战略性的协议中,就是帮助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充分发挥它们的潜能,使它们不断取得非凡的成绩。


巴西政府的组织结构包含了CAPES,这一点或许显得有点独特。但是非常肯定的是,许多国家都有相关的政府拨款机构帮助高校和研究型图书馆满足数字文献需求。需要增强预算的图书馆可以在与政府机构和出版商合作关系中受益。


因此,CAPES一直与Elsevier这样的合作者保持合作以实现我们的使命:推动巴西的科研和研究生体系的发展;促进科研生产成果的传播及相关交流;加大对巴西高层次人才的投资。我们非常感谢Elsevier的项目,如Scopus奖项设置、作者与编者培训。我们认为这些活动对各个学科中、处于各个不同职业阶段的学者们来说是一次分享经验、互相学习的可贵机会。


elenara.almeida@capes.gov.br
http://www.periodicos.capes.gov.br

 

高校图书馆通过资助获取技巧为经费需求者和潜在资助者牵线搭桥


美国安阿伯市, 密歇根大学Hatcher研究生图书馆,大学学习社区联络馆员Karen E. Downing博士



Karen E. Downing


 

如今的学术环境既具竞争性,又具合作性,资助申请领域更是如此。在招聘、终身任职和升职评定中,学术人员在科研中获得的资助经费额度已逐渐成为考核指标之一。


本科生们为奖学金而奋斗,研究生希望获得研究生奖来支付学费、开展专业领域的研究和撰写论文。高校工作者越来越依赖于资助经费来培育创新项目、提供空间和提高服务。认识到资助经费在学术界日益渐增的重要性后,众多学科的老师都要求学生学会撰写申请书的技巧并掌握确定潜在资助者的能力。


随着大学经费需求的增长,高校图书馆如何在资助申请过程中发挥其资源优势,成为其所属高校资助申请重要的服务部门,并建立与校内主要研发成员间的合作伙伴关系?高校图书馆如何成为资助申请对象(包括高校图书馆本身)不可或缺的服务支持部门,有以下几种方式。


 

高校图书馆充当与资助申请相关的多种角色


在资助申请的过程中,学校图书馆承担着众多角色。许多图书馆购买并提供资助申请的辅助工具,如数据库。其次,图书馆可以制作网页或者印刷版的指南辅助用户寻找资助机会。密歇根州立大学Jon Harrison的文章(Harrison, 2009)中提到的网站指南(译者注:网站指南,webography,是针对某一主题/课题而收集的一系列相关网站的列表)、自选网页(Downing, Doepker & Bonnet, 2009)都是这一类型的指南工具。


在这之前,图书馆可以将这些本土制造的商业性工具向全校的资助申请者推广,以指导和支持他们搜索资助机会和申请经费。


再次,图书馆越来越多地在资助项目上与他人合作,甚至已经成为了资助申请者。合作项目让图书馆员们通过参与资助项目过程中从而获得了更丰富的经验,并且与学校其他资助申请者建立起紧密的关系,从而更好地了解他们的信息需求。


最后,为与用户进行最大程度的互动,并使图书馆产生尽可能大的影响,图书馆应该与学校的科研政策制定者加强联系,改善资助申请所需的基础设施条件。通过这些联络,图书馆不仅可以在全校范围内建立起扎实且重要的联系,而且有助于引导学校的政策和发展方向。


发展与主要部门和个人的关系对成功申请资助具有重要作用


每个学校都有各类从事资助申请工作的相关人员。在学校成员中,有一群渴望在资助申请时得到支持和有意在资助申请领域进行合作的人们,也有专门的部门和工作人员为资助申请提供服务,我们可以通过他们来提供基于图书馆的资助申请服务。图书馆员们应当建立并培养与这些部门和工作人员的关系。


提供资助申请帮助有益于图书馆用户和图书馆本身


高校图书馆是全校的信息资源中心,它通过提供信息资源为经费需求者和潜在资助者牵线搭桥。由于高校图书馆处于既重要又核心的地位,它能帮助学校其它部门满足经费需求,同时也满足自己经费上的需求。在资助申请中取得主导地位能使高校图书馆更好地服务用户,并巩固其自身地位。


kdown@umich.edu
http://www.lib.umich.edu

参考文献


Downing, K., Doepker, R., Bonnet, J. (2009). Resources on foundations and grants. http://guides.lib.umich.edu/grants

Harrison, J. (2009). Grants and related resources.
http://staff.lib.msu.edu/harris23/grants/index.htm


高校图书馆的资助申请服务的对象

图书馆资助申请服务的群体服务对象有:

学术人员:学术人员要想被聘上终身职位,必须拥有成功申请外部资助的良好档案。 终身职位和科研资助经费是学术人员想要全面了解资助申请流程的强大动力。

博士后:博士后通常由联邦政府和基金会提供资助经费,有时候他们直接从政府和基金会获得经费,但通常是从学校的院系里拿到。许多研究生开始寻找博士后岗位以资助他们完成博士项目第五年的研究。

研究生:对这部分学生来说,资助需求包括学费、毕业论文研究经费和出席专业会议的差旅费。专业学术组织和基金会是他们获取经费的主要来源。

本科生:随着学费的快速上涨,奖学金对许多学生来说越来越重要。同时,校内的科研项目也逐渐向本科生开放,成为本科生获得资助的主要来源。

行政人员/项目人员: 许多学校有导向性专业体验和实习项目、服务学习项目和其它社区项目,这些项目需要跟校外单位进行合作。资助者对这些项目非常感兴趣,因为这些项目与传统项目不同,它们不单单牵涉一个机构,往往具有更大的影响力。项目协调员虽然遍及全校,但是主要关注于学生服务,学术服务和公共卫生、社会工作、信息和教育相关院系的项目。

图书馆资助申请服务的机构服务对象

校科研办公室: 大部分高等院校都有一个统筹管理资助申请和资助经费的办公室。有些学校科研办公室还帮助学术人员撰写申请书,并且与基金会工作人员和政府资助管理人员保持联系。学校科研办公室是那些有意向参与学校资助活动图书馆员们的有力同盟。

科研管理者:在规模更大的学校里,个别学院有自己的科研管理人员来协调学院内的资助项目。他们通常与学术人员、科研项目负责人、院长和其它科研支持人员有直接的联系。他们非常了解学院的科研项目,是学院学术人员的重要联络人。

学校发展办公室: 差不多每个学校都有发展办公室,有些学院里面也有发展主管,他们的职责是为学校和学院争取大笔的捐赠。

Karen E. Downing

 

开展资助申请工作坊,为教职工和研究生提供支持


美国,圣保罗和明尼阿波利斯,明尼苏达大学图书馆Leslie Delserone,Julie Kelly,Jody Kempf


(从左至右)Julie Kelly,Leslie Delserone 和Jody Kempf

 

在明尼苏达大学,图书馆员们开展如何有效利用在线资源寻找可能的经费来源的工作坊。这是学校图书馆和科研副校长办公室的一个合作项目。


最近在西雅图召开的大学与研究型图书馆协会的第14届全国会议期间,我们以海报的形式展示了工作坊概况的图片。我们再次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工作坊的概况,希望对其他图书馆员们考虑开展类似的项目有所启发。


 

背景

2006年,在学校规划中显现出对寻找和获得外部经费缺乏支持的问题。在之前几年,图书馆曾开展过如何对各种订购的资助信息数据库进行有效搜索的工作坊。于是,图书馆与科研副校长办公室联系,两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一起合作,重新建立了现在的工作坊。


图书馆员们为工作坊的开展提供检索技能、培训经验、师资以及图书馆与学校各院系部门的关系网。科研副校长办公室的员工为工作坊提供培训人才、当前科研人员的需求情况总览、购买数据库的经费和一张高效的沟通网络。


最后,名为"资助经费:搜索工具和文献的运用"的工作坊在2007年首次开展,该工作坊旨在提高科研人员运用搜索工具的意识,并向他们传授简单而有效的搜索策略,以及让科研人员了解各个数据库的增值服务与功能及其它一些特征。


现状

每场长达75分钟、注重操作性的"资助经费:搜索工具和资源的运用"工作坊包括:


帮助科研人员全面了解内部资助经费资源
了解近来明尼苏达大学科研人员和研究生获奖的来源;
学校订购的资助信息数据库的演示和操作;
在各数据库订阅电子邮件提醒。

科研副校长办公室将培训材料放到网上,并且积极地将该内容向学校教职员工和研究生推广。工作坊的参加情况很好。至今,超过300人参加了30多场工作坊。最初的参加者是院系的资助项目协调员,他们很多人评价,除了以前曾使用的一些工具,他们在工作坊中还学到了新的技能。


在科研副校长办公室向全校的研究生教育主管们通知工作坊时间时,他们鼓励研究生也来参加。至今,研究生的参加人数占总参加人数中的70%之多,最后,我们特意为研究生多加了几场培训,对于个别院系,我们在培训中特别注重结合研究生的研究方向。


图书馆与科研副校长办公室的合作满足了双方共同的服务对象的需求。

考虑到研究生和个别院系持续增长的需求,我们聘请了那些为全体联络馆员教授"培训者教育"课程的馆员们。现在,学校所有的院系联络馆员都掌握了这样新工具——教授如何搜索资助机会。


成功的关键


通过反思,我们得出成功的关键因素:


在任何需要的地方用上我们的搜索技能;
培养与能提供支持的校内合作者的关系,营造学校的科研氛围;
共享已有的沟通网络,以更高效地推广我们的资源和服务;
积极地参与到学校战略规划活动中,从而使图书馆在学校信息领域规划的设计和实施中扮演积极的角色。

图书馆与科研副校长办公室的合作满足了双方共同的服务对象的需求,为图书馆和学校的战略规划提供了支持,为图书馆员在学校科研中承担起更重要的作用奠定基础。我们的合作一直以来都是双赢的。
delse001@umn.edu
jkelly@umn.edu
j-kemp@umn.edu
http://www.lib.umn.edu
www.collaborate.umn.edu/explore/searching.html

文章来源


Delserone, L., Kelly, J., & Kempf, J. (2009, April). Grant funding workshops help faculty, staff and graduate students.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7(2). http://www.elsevier.com/libraryconnect

 

社会团体如何帮助高校图书馆实现发展目标


美国加州,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图书馆发展部主任Barbara Brink



Barbara Brink


 

公共研究型图书馆的传统做法是将外部经费用于那些"难得的购买机会"(指特藏文献的采购)、新馆藏文献采购(使用捐赠资金),或者用户服务的提升。特藏文献使图书馆的馆藏质量从优质变为非同寻常,馆藏捐赠长期地资助专门领域的馆藏文献采购,提升服务使读者更容易查找到文献。>


经济的持续下滑使得捐赠的投资回报率降低,各州对高校图书馆的支持急剧减少,越来越多的高校图书馆必须依靠私人的资助来购买本科教学中所需的主要文献资源,而不是去购买特藏文献。为了在维护核心馆藏、加强特藏文献收集和保证相当的用户服务水平之间建立平衡,外部资助比之前任何时候都重要。


外部资助也要为资本项目、特殊拓展项目和员工保持提供经费,但是馆藏建设是重中之重。


社会团体的帮助对筹集资金非常重要

 

为什么需要社会团体参与发展工作?


社会团体的帮助对筹集资金非常重要。人们给他们敬仰和信任的机构捐赠,最终得到捐赠的是个人,而不是该机构。为了开展能让社会团体成员参与的项目,图书馆管理者可以设立一个分享图书馆需求的场所,并建立与关注我们需求的人士的联络渠道。


这些措施在经济下滑时期尤其重要,特别对于那些过去依赖于政府拨款的公共研究型图书馆,因为现在政府的拨款不断地在缩减。


社会团体如何参与?


图书馆之友和顾问委员会也许是让社会团体参与高校图书馆发展最常见的形式了。不管顾问委员会成员属于哪种类型的机构,他们都可以作为图书馆社会团体的大使。图书馆之友和顾问委员会每年都能为图书馆带来收入,用于馆藏建设和图书馆运营。


人们给他们敬仰和信任的机构捐赠,最终得到捐赠的是个人,而不是该机构。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图书馆之友不仅通过他们的会员项目为图书馆馆长提供年度采购经费,而且将50%的会费收入作为捐赠资金长期地支持馆藏建设,近40多年来,这笔捐赠资金总额接近100万美元。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图书馆顾问委员会在每年为筹集资助而举行的"图书馆宴会"上发挥着很大的作用。委员会正在为建立圣地亚哥一些技术公司开创者的口述历史文档筹集资金。这个文档将为学者们了解圣地亚哥成为全国第三大高科技/生物技术中心的动力基础提供原始研究素材。


图书馆社会团体的成员也能以提供配比捐赠的方式参与募款活动。比如,募款活动的目标为500万美元,一位捐赠者愿意捐出250万美元,如果图书馆社会团体成员愿意捐剩下的250万。有些基金会只有当社会团体愿意承担目标捐赠数额的一定比例时,才愿意提供资助经费。配比捐赠使他们感到他们的捐赠发挥了作用,并且有效地为募款活动产生了更多的能量。


社会团体参与对争取图书馆经费有帮助吗?


在加大圣地亚哥分校,校长严格按标准决定预算的分配。因此,社会团体参与这一级决策的可能性很小。尽管如此,我们积极动员社会团体成员参与全校预算前期阶段的宣传活动,这一模式与其它的高校研究型图书馆有所不同。
bbrink@ucsd.edu
http://libraries.ucsd.edu

如何让社会团体参与高校图书馆发展小提示


1. 建立社会团体顾问委员会 将顾问委员会推广至那些至少有能力做年度捐赠,对你们的使命和主要项目有个人兴趣,能帮助你们认识更多志同道合并有能力在财务上提供帮助的人士的个人。

2. 与那些曾经为图书馆捐赠过的人士保持联系 继续与你们最大的捐赠者保持联系,他们是你们最有力的支持者和拥护者。经常向他们汇报他们的捐款是如何被使用的以及图书馆的主要项目情况;邀请他们参加充分体现了你们机构特别之处的活动;鼓励他们帮你们介绍有着兴趣为你们图书馆未来做投资的人士。

3. 不要因为向别人提出捐赠要求而感到害怕 我们提出捐赠要求,是给他们个人或家庭一个发挥个人激情的机会。如果这只关乎钱的问题,那很少会有人去做巨额的捐赠。

By Barbara Brink

原文:Academic libraries save researchers time and money

 

高校图书馆为科研人员节省时间和金钱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工程图书馆馆长Jack M. Maness

 

我们图书馆的一位同事最近收到一封来自环境工程专业研究生的感谢信,其大致意思如下,"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怎么可能有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对我而言,这封信意味着一个道理:这位学生清楚地认识到了图书馆在他研究和学习中的价值。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到底为他做了些什么让他这么认同我们的价值?而我们又如何才能将我们的价值传递给他人呢?

我们的分管负责人Emily Fidelman做了两件事:1)她花时间梳理了环境保护协会免费提供的诸多数据库,并且找到了学生搜索了数小时也没找到的东西。2)她确定这个学生所在研究小组所需的一份技术标准图书馆没有收藏,并交由我们审核购买。

无疑,这个学生非常开心,不仅因为图书馆员愿意花时间帮助他,而且Emily还让图书馆考虑采购新资源支持他的研究。这位学生得到了帮助,而且是有价值的帮助,这个价值体现在两个方面:时间和金钱。

我希望老师和学生们能认识到图书馆是他们和复杂、昂贵又不停变化的信息世界的联络者。

 

时间体现价值

时间是世上的无价之宝,因为人们总是不够用。我们国家高等院校的师生同其他人一样渴望拥有更多的时间。为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建立庞大的支持体系来帮助他们取得成功是必需的。图书馆就是其中一个系统,图书馆的其中一项目标就是为他们节省时间。像Emily这样给学生提供服务就是在给图书馆用户增加可支配的时间,所以,这个价值显而易见。这一囊括了图书馆和图书馆员的支持体系帮助学术人员取得成功。

时间是世上的无价之宝,因为人们总是不够用。

 

金钱体现价值

学生所需的那份标准并不是十分昂贵,也不难找到,但它非常有价值,它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标准中所涵盖的信息是支持学生获得成功的系统中的不可缺的部分,图书馆非常乐意提供这样有价值的东西。

在当下的信息社会,很少有人能正确地认识到图书馆这方面的价值,即使是最有智慧的科研人员。搜索引擎和出版商的网站通常给老师和学生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这掩盖了图书馆在提供有价值信息中担当的角色。只有在图书馆缺少某种文献资源、又同意为读者购买时,这个价值才体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价值-金钱-才得以显现。

 

如何传播我们的价值

当我在授课,提供参考咨询服务或者与学生和老师闲聊的时候,我尽力以两种方式传播图书馆的价值:时间和金钱。我向他们解释,我们的服务为他们节省时间。"我们替你们做,或者我们和你们一起来做。"是我们传达的一个信息。我还向他们解释,图书馆替你们购买多数个人和部门支付不起的信息资源。"我们为你省钱,虽然有时候你并未意识到。",这是我们传达的另一个信息。

 

我希望老师和学生们能认识到图书馆是他们和复杂、昂贵又不停变化的信息世界的联络点。如果他们理解了这一点,他们就认识到了图书馆的价值:图书馆为他们节省时间和金钱。只要高校图书馆在做这些事情,那不仅可以给别人带去价值,而且我们的价值也会得到认可。

 

 

jack.maness@colorado.edu

http://ucblibraries.colorado.edu/engineering/index.htm

文章来源

Maness, J. M. (2009, April). Academic libraries save researchers time and money.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7(2).

www.elsevier.com/libraryconnect

 

原文:How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the budget 

 

如何不再为预算担忧,反而爱上它

 

Mott Linn (美国马萨诸塞州,克拉克大学馆藏管理部主任、美国档案工作者资格认证学会财务主管 

 

 "如果没有可控的预算,不论你有多优秀、提供了多少服务、或者是个多么伟大的领导,这些都没有用,这是事实。最后还是根据你预算多少来对你评估。"

——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的一位终身馆长对一新馆长的忠告 

 

对图书馆管理者来说,充分了解图书馆预算如何发挥作用十分重要。充分了解图书馆预算情况有助于图书馆管理者带领员工、整个机构及其服务获得成功,无论所处的境况好坏。充分了解图书馆预算情况还有助于图书馆管理者在任何经济气候下更有效地争取经费。了解图书馆预算情况对所有致力于建立更强大预算的图书馆管理者来说非常有必要。

学会如何不再为预算担忧,反而爱上它相当简单。

 

准备阶段

之前没有做过预算的图书馆管理者可能会想着尽量避免这项任务,尤其是那些数学学得不好的。做预算确实需要用到数学,但所用到的非常简单,大部分情况下只需要加加减减,偶尔会用上乘除。

因此,任何人只要小学毕业就应该会做相应的计算。(有时候得知道需使用哪些数字来得到所需的答案。)除此之外,你只需要用到纸笔、计算器和所在机构使用的财务软件这些辅助工具。所以,对于新手而言,没有什么可感到恐惧的了。

 

了解图书馆预算的两种基本类型

预算就是预估一个机构在未来某一时期内的收入和支出,并且通过将其财力资源和机构活动相联系来实现其目标。经营预算涉及机构日常运转的方方面面,它与资本预算相反。资本预算适用于需要大量现金投入的项目,其所创造的东西具有较长的使用寿命,比如建筑。图书馆馆长每年都会做经营预算,偶尔需要做资本预算,所以,这篇文章将主要讨论前者。

了解图书馆预算的功能

预算可以用来实现许多管理功能。

          预算有助于计划各级收入和支出。

          预算可以控制图书馆各部门超支。

          预算可以协调一个机构的诸多活动。比如,一个合理计划的预算可以大大提高采购图书的经费,以及为额外采购的那部分图书购买图书加工材料的经费。

          预算通过先把钱分配给分配者认为最重要的活动,再根据其它活动的重要性不同依次分配给不同数额的经费,这反映了一个图书馆或者其上级机构的发展重点。预算的重心如何倾斜决定图书馆未来的成败。

 

了解图书馆经费预算的计划周期

一个具有代表性的预算计划周期可分为以下几个基本步骤。

1.       首先,机构预估其收入后建立一个总预算。

2.       其次,高层向下级部门宣布各自部门预算申请的额度范围。

3.       再次,各部门与高层沟通,阐述本部门需要些什么及理由。

4.       接下来,上下级进行谈判。

5.       随后,预算申请被批准并加以实施。

6.       最后,在财政年度内及结束后评估预算计划,这不仅是为了解各部门是否遵照执行原定预算,而且可以知道在下一个预算中哪些地方需要修改 (Dickmeyer, 1992).

 

了解上级机构的资源分配体系

资源分配体系有很多种,每种体系以不同的方式完成资源分配。尽管每个图书馆上级机构的分配体系可能有其独特的一面,但大多数都属于同一种体系。我在其它文章中比较过这些体系(Linn, 2007)。知道资源是如何分配到预算中去的图书馆馆长们更懂得如何去影响这个体系,使他们的预算获得更多的经费支持。

 

懂得以适当的方式裁减预算

在不太好的时期,图书馆管理者必须得裁减预算,而且必须谨慎地有策略地加以裁减。有些管理者在遇到不得不裁减预算时,会采取全面裁减的方式,比如各个领域都裁减10%,而不是有区别地进行裁减。这是政治手段上最简单的方法,但这种方法会导致财务管理上的失败。

相反,他们应该战略性地判断哪些领域是需要重点保护的,哪些项目可以裁掉。如果他们有最新的战略规划,那就可以根据这份规划来指导裁减。否则,他们需要仔细考虑哪些是被看好的领域,哪些地方的需求正在放缓增长速度或在减少。图书馆某些地方以前曾获得了更多的经费并不意味着它在今后也应该得到更多的经费。

 

要知道预算真正揭示了战略规划

人们或许认为战略规划决定着一个机构的发展重心。事实上,战略规划的编制纯粹是无意义地浪费时间,除非它能决定为哪些机构活动拨款以及拨款的数额,理由是,只有掌握着资源才能实施战略规划中的发展重点,而所有资源都得用预算中的经费去购买,除了那些义务劳动力和捐赠的资源。举个例子,一份战略规划的首要目标是替换破旧古老的家具,但是预算中没有计划这笔费用,那么这项计划还是不要写上的好。体现一个机构的重心不是看战略规划上的文字,而是看预算中经费的分配。

 

懂得经验的价值

尽管那些从来没有做过预算的人可能会小心翼翼地涉入这项工作,但是有经验者知道预算只需要一些基本知识和设想预算的逻辑能力。了解和控制预算对进入图书馆管理层的馆员们越来越重要,同时它也是图书馆得以生存的关键。

 

mlinn@clarku.edu

www.clarku.edu/research/goddard

 

参考文献

Dickmeyer, N. (1992). Budgeting. In Deirdre M. Greene (Ed.), College and university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pp. 239-80).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 University Business Officers.

Linn, M. (2007). Budget systems used in allocating resources to libraries. The Bottom Line, 20(1), 20-29.

 

资源

Goldstein, L. (2005). College & university budgeting: An introduction for faculty and academic administrators (3rd ed.).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 University Business Officers.

Hallam, A., & Dalston, T. R. (2005). Managing budgets and finances: A how-to-do-it manual for librarians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als. New York: Neal-Schuman Publishers.

 

我们如何在大学的图书馆埋下评估文化的种子
 
Adam Wathen (美国曼哈顿堪萨斯州立大学K-State图书馆馆藏服务部临时主任)
当前,我所在的图书馆发生的一些大的变化促使我们更加注重对我们的服务、工作流程、预算行为和资源遴选的评估。通过对制度和实践的战略规划与发展,我们已开始在我馆埋下了评估文化的种子——评估文化是基于事实、研究和分析进行决策的文化,在此文化环境下,我们所设计的服务是为了用户利益的最大化(Phipps, 2001)。
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就无法根据具体标准来评估我们的工作。
我们通过设置明确的目标、制定实现目标的策略、为实现目标采取行动、收集有关数据评估我们的行动是否符合目标要求这些步骤来建设评估文化。
设置目标
2007,堪萨斯州立大学图书馆撰写了《新战略计划》(A Living Strategic Plan),其中我们写道(通过机构内部的努力)"培育灵活机动、可适性强和不断创新的环境。"我们创造此种环境的愿望与当前的经济状况一起,面临着越来越重的对财务负责、为更广范围的学术团体服务的承诺和提供更有效率、更高质量和更有策略的服务的压力。另外,在我们的战略计划中清晰地阐述了我们提供的服务是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以资源为中心。
因我们在战略计划中设置了明确的目标,我们继而能够制定相对应的策略来实现这些目标。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就无法根据具体标准来评估我们的工作。我举例来谈谈实现战略计划中首个目标的进程,我们的首个目标是,"我们的用户将发现馆藏与需求更加相称,而且能够符合他们不断变化的需求,并推动学校优先项目的发展。"在战略计划中,这一目标被分解成多个分目标来阐明其意义。
我们有望创建起评估文化,从而提高我们工作的质量和效率。
制定战略,实现目标
去年,我们的管理层要求新老团队制定计划以实现战略目标。这些团队提出了诸多我们认为能帮助我们实现馆藏服务目标的策略,其中包括重新制定我们的审批计划;将续编和参考文献变为电子资源并存放到合适的地方;根据我们先前对文献的遴选确定我们优先收集的领域;重新规划我们的总账目以增加我们在战略发展领域的支出并限制经费分配的领域性(territorialism);评估连续出版物的使用率及成本统计数据;确定并退订使用率低的资源;成立代表小组以制定我们(在各种战略中的)馆藏方面的制度与方向。
采取行动!(实施计划)
我们已开始实行其中的一些战略来建设馆藏以符合用户的需要。我们已把大部分的连续出版物变为在线格式。我们确定了需优先发展的馆藏领域并制定了为如何建设这些领域的计划。我们开始重新规划我们的总账目并把经费分配到需要优先发展的馆藏领域,并且提高预算执行的透明度。我们开始借助使用率统计数据对所购买的续编进行评估并退订了使用率低的出版物。我们开始撰写规章制度为馆藏服务指引方向,并且促使馆藏服务决策者根据需求进行决策。
收集数据,用于评估
所有这些行动都是用来帮助我们实现目标的,而我们只有通过评估才能知道它们是否成功的。为此,我们将竭力统计资源的使用以形成数据。决策者即能通过数据来评价我们采用的策略是否推动我们朝着目标而前行的,不然我们将停下这些工作,因为,如Peter Drucker所说的,"没有什么比高效地去做不该做的事情更没意义了。"
我们图书馆因这些变化和机遇而感到振奋,因为这些变化和机遇将促使我们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我们不停问自己我们的工作是否推动我们往目标前行。此外,我们已开始用收集来的数据和对工作的评估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有望创建起评估文化,从而提高我们工作的质量和效率。
参考文献
Drucker, P. (2003). Peter Drucker on the profession of management. Boston: Harvard Business Press.
K-State Libraries Strategic Plan (2008). www.lib.k-state.edu/geninfo/plan/
Phipps, Shelley E. (2001). Beyond measuring service quality: Learning from the voices of the customers, the staff, the processes, and the organization. Library Trends, 49 (4), 635-661.
 
志愿翻译:林宗勇图林中文译站

 

原文:Talking with a library lobbyist about "selling the library"
 

推销图书馆:一个政治游说专家的新工作

今年早些时候,我有幸见到了纽约州高等教育驱动联盟(New York State Higher Education Initiative,简称NYSHEI)的执行总监Jason Kramer。这个组织是由该州的公共和私人研究型图书馆组成的。Jason传授了一套通常不会在图情院系讲授的技巧,并就图书馆对当今社会的影响提供了实用的视角。

----Chrysanne Lowe,爱思唯尔全球客户营销部副总裁

Crysanne: Jason, 可以先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吗?
Jason: 首先我想介绍一些可能看似无关的工作经历。我以前没有从事过图书馆、科研或商业方面的工作。我曾在政策研究于管理部门任职,但我实际上负责维护和开展政府关系、公共事务和政治沟通。
 
 
Chrysanne: 这样的经历意味着什么呢?
Jason:我曾经服务于很多政治和竞选活动。我游说过立法机构;和媒体打交道;募捐;写演讲稿;制作电视、广播和印刷广告,等等。所有这些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我尽力影响别人。我努力向别人推销,可能是一个创意,一个法案或一个候选人。
 
Chrysanne: 如今,你在推销什么呢?
Jason: 我向州政府推销图书馆。更确切地说,我要让教育决策者了解研究型图书馆对学术机构的科研以至整个州的经济发展的至关重要的作用。
 
Chrysanne: 2007年,你成为NYSHEI的执行总监。你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在这个组织中发挥作用的吗?
Jason: NYSHEI始建于2002年,是由纽约州的公共和私人研究型图书馆组成的联盟。在我们的130多个成员中,有九个是ARL机构。至少在纽约州,为研究型图书馆进行专业的游说工作仍是非常新鲜的尝试。雇佣我这样的人为他们工作,表明他们都认可一个观点:研究型图书馆需要向外"推销",也展现了他们的决心:NYSHEI的图书馆要走出校园,寻求关键决策者的价值认同和支持。
 
Chrysanne:你的工作听起来很有挑战性。
Jason:推销图书馆看似简单又疑难重重。说简单,是因为图书馆没有所谓的天敌。没有人憎恨图书馆。但与此同时,图书馆也缺少热情的同盟。当我第一次拜访相关立法领导和决策者时,我惊异地发现,这些人从来没和图书馆打过交道,也不太了解图书馆是怎么回事,更不要说在制定预算的时候想到图书馆了。
 
Chrysanne: 看不到自然想不到。
Jason:的确如此。所以NYSHEI几乎是从零开始。学术图书馆需要转变文化,政府也需要转变文化。
 
Chrysanne: 为什么呢?
Jason: 在政治领域,你不进则退。竞争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赢得选票就像赢得客户或维系老主顾。你每天都要努力工作以赢得他们或维系他们。你一旦停止,别人就会赶上来抢走他们。
 
Chrysanne: 图书馆员们如何看待这种工作方式?
Jason: 多数图书馆员不会如此看待世界。在他们的DNA中不存在永恒竞争这个单词。图书馆是稳定和长久的同义词。但如果抱有这样的心理,就难免得过且过,安于现状。图书馆不应该等着他们的客户,如学生和老师过来支持他们,更不能坐等校方和州政府的支持。
 
Chrysanne: 安于现状的后果是什么?
Jason:1996年,纽约州政府划拨了180万美元支持研究型图书馆。2007年,州政府比前一年增加了对研究型图书馆的经费。而结果只是重新回到180万美元。在过去的10年里,图书馆的开支直线上升,而州政府的拨款却停滞甚至缩水了。今年,州政府再次提出削减研究型图书馆的经费。图书馆这才意识到他们获取的经费越来越难以满足他们采购资源的基本使命了。
 
Chrysanne: 那么你和NYSHEI会如何应对呢?
Jason: NYSHEI的目标是将图书馆打造成实现特定目标的必要手段,而非目标本身。图书馆本身很好。谁都喜欢图书馆,但那又如何?在当今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有限的预算面对的是数百个游说者、数千个团体和数百万美元投入对其注意力的竞争。图书馆凭什么胜出?如果图书馆和他们的企业伙伴希望看到预算增长,他们首先要明确谁能决定预算,并且要让决策者相信他们的需要和图书馆的需要是一致的。
 
Chrysanne: 你如何实施这些想法?
Jason: 罪犯Willy Sutton曾被审问为什么要抢银行。他说:"因为钱在那里。"纽约州的预算已经涨到1270亿美元。所以按照Sutton的思路,NYSHEI瞄准了州政府。但我们不会单纯谈论图书馆如何如何。没人关心你的馆藏规模或是全职员工数量。在政治领域,人们不关心图书馆。他们关心的是就业。工作机会可以支撑家庭和社区,创造更多财税收入。就业才是选民们关注的,也因而被政治家关注。
 
Chrysanne: NYSHEI如何联系图书馆和就业问题呢?
Jason: 我们说,图书馆并不只是拥有图书和期刊,而是信息资源。我们努力培养这样的信念:图书馆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正如能源设施对制造业的作用一样。信息资源是科研的原料。我们主张在全州范围内建设信息基础设施来推动创新,促成更多专利、产值和就业机会。我们宣扬信息基础设施能够辅助教师科研,是吸引顶尖人才的必备资源。这都不是什么革命性的想法。但我们需要大声说出来。研究型图书馆与校方和决策者的目标是联系在一起的。研究型图书馆是他们达成目标的必要手段,因此值得投资。
 
Chrysanne: 你的工作也许不是革命性的,但仍然令人印象深刻。我希望爱思唯尔能够助你一臂之力。
Jason: NYSHEI非常感谢能有爱思唯尔这样的伙伴,共同面对挑战。每个人都有其各自的利益诉求--NYSHEI,州政府、校长、爱思唯尔和其他出版商,图书馆以及科研人员。很多时候,要实现自己的利益,就意味着帮助他人达成他们的目标。

 

原文:Talking with a Turkish university librarian about lending eBook readers

出借电子图书阅读器 --土耳其一大学图书馆的实践

在上一期中已经报道过,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Bahcesehir大学,图书馆已经提供了一段时间的电子图书服务,今天,他们正在提供出借WalkBook的服务,WalkBook是一种由该大学设计的电子图书阅读器。本篇文章中,该图书馆馆长Kenan Erznrum博士同我们共同分享更多关于这个设备的心得以及用户反馈。

Q:请您谈一谈贵校电子图书阅读器的研发背景?

A:2004年起,我们就向读者提供电子图书的服务。2007年,通过与爱思唯尔等公司的合作,我们获得授权的电子图书书目显著扩增。在告知读者我们这些进步的同时,我想,读者需要更丰富且更方便获取的内容。这时,我记起曾经使用过的电子图书阅读器,其优势在于,读者可以用此设备借阅多本图书,这样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旅途中,事实上,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用户均可阅读。

此外,去年,即2007年,我们学校设计了一款叫作WalkBook的专利产品。这个设备目前已经通过Ubit (www.ubit.com) 公司对外销售。我当时立刻就得到了一部,下载了一些样书,那次试验很成功。这时,我觉得我们的读者也应该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受益于电子图书。我将这个观点分享给我的同事。经过大量的下载和试验,我们获得了非常好的结果并且开始将我们的新设备——WalkBook——向更多用户推广。

在Bahcesehir图书馆,我们可以提供给我们的读者很多电子图书。通过这一设备的应用,现在,即使是那些不能或不愿用个人电脑长时间阅读的读者,我们也能够满足他们。一个WalkBook可以一次性存储多本图书(根据我们的技术数据,最高总量是400,000页)。

像这样存储电子图书的阅读器,在土耳其还是第一次投入使用。借阅实体图书的时代已经终结。

Q:WalkBook确切地说是什么?

A:WalkBook是一种电子图书阅读器。它使用飞利浦电子显示器,因此使得它与常规纸质的效果很相似。它的运输和使用非常简单。充电后,电池可以翻40,000页。此外,除了内置存储,该设备还配有一个SD卡作为第二备用存储。这个SD卡容量可达8GB。很快,SD卡将能够拥有更大的存储能力,这样WalkBook的存储也会大幅提升。

该设备支持PDF,TXT,DOC,HTML,MP3,WOL及图片文件。通过耳麦,该设备还能够读听语音文件,因此,读者也可以阅读音频书,当然你也可以用WalkBook来听喜欢的歌曲。不同文件的切换非常方便,因为SD卡阅读器就是为了满足这个要求。在阅读时,一本书的尺寸可以放大至三倍。另外,该设备可以快速方便地找到某一具体书籍、页面甚至段落。

拥有第二代触摸屏的WalkBook可以实现脚注的浏览。通过这个屏幕,用户可以搜索书的标题、作者或者关键词。该设备还包含一个操作指南。

Q:借用你们这一设备的成本是多少?

A:主要的成本是设备本身。购买一个WalkBook需要300美元.剩下的工作主要是员工的时间,这并没有额外花费。员工的时间包括下载要求的书籍或者章节。

Q:那么会遗失吗?

A: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系统,人们需要时间习惯它们,目前WalkBook只借给注册用户,如教研人员和学生。这意味着保证WalkBook仅在我们的大学中使用并且完全可以做到持续的记录跟踪,这多亏了我们图书馆的自动系统。当一个用户没有归还WalkBook的时候,我们能收到系统的提示。而且,在借用期间,我们的用户被告知他们要对设备负责。换言之,书籍借阅的安全流程同样适用于设备借用。

Q:这种阅读器的基本规格是什么?

A:设备184mm×120.5mm×9.9mm大。显示为6英寸高,分辨率为800×600的四阶灰调。目前不支持彩色显示。拥有1GB存储,也可以通过8GB SD卡升级至9GB存储。

Q:如何衡量这个设备的成功?

A:因为我们的WalkBook数量很有限,我们还不能很好的衡量这一服务的成功。一旦我们图书馆拥有更多WalkBook,我们将能够得到比较好的结果。而目前,我们通过借用率以及用户反馈来评判。到目前为止,种种迹象表明WalkBook很成功。读者非常需要和喜欢这个工具。

Q:图书馆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借出电子图书阅读器吗?

A:那正是我的计划。我之前一直希望能提供更多的电子图书,前提是有一种工具使电子图书更容易被访问和使用。
自从我们向用户提供WalkBook,这一工具就立即引起了用户的注意,一些人甚至希望购买。

Q:是否年轻用户对阅读器更热情?

A:年轻及年长的用户都很喜爱。例如那些一次性借阅5、6本书的用户。想象一下,对比方便的WalkBook,一次携带如此多的书籍是很困难的。今天,通过一个仅220克重的可以装进口袋的设备,用户可以随身携带成多少文章和图书啊。从天性上来讲,年轻用户不喜欢行动被限制,而年长者不愿携带太重的东西。WalkBook恰恰满足他们不同的需求。

 

原文:Study shows migration to online books saves libraries money and increases usage

电子图书:更低成本,更高利用率

数字化期刊无疑是当今高校图书馆的基石之一。通过ScienceDirect及其它越来越多技术先进的数字化平台可以访问上千种科学、技术和医学期刊。时下,众多出版商,包括Elsevier,正大力推动书本内容数字化的进程。

电子图书的增多给图书馆带来许多选择和决策的机会。密切重视电子图书馆藏的质量、可获取性和价值确实至关重要。纸质图书向电子图书转变前后的成本/效益分析为图书馆决策电子图书战略提供充分依据。Atos咨询公司受ScienceDirect团队之托于2007年以定量的角度对电子图书的价值进行了独立研究。

Atos咨询公司2007年研究的基本目标在于探索以下问题:

与纸质图书相比,电子图书的价值是什么?
相比纸质图书,电子图书的成本为多少?
相比纸质图书,电子图书的利用情况如何?
各图书馆采用电子图书的进展如何?

此研究基于以下因素分析成本和使用情况:

纸质图书和电子图书的采购成本
与纸质图书相关的图书馆续生成本以及电子图书所带来的可能的成本下降
电子图书较之纸质图书的利用情况
图书馆总馆藏中电子图书的数量

研究中所分析的成本因素包括当时每一本书的采购成本;每年图书维护成本,含装帧、保存、馆际互借和编目;另外还有每年运营成本,其中包括图书馆空间维护和图书管理的人力成本。




最近,两项关于电子图书寿命周期成本的研究表明,电子图书大大降低了图书的寿命周期成本。此表介绍了2001年Atos咨询公司及2003 Lawrence/Connaway的收集的数据,揭示了高校图书馆从纸质图书转向电子图书后可节省成本的环节 。
该研究中,300家高校图书馆的历史数据来源于英国高校与国家图书馆协会(SCONUL),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和澳大利亚高校图书馆委员会(CAUL),研究中还参考了2001年Ato咨询公司在荷兰乌特勒支,德国不来梅和瑞典吕勒奥调研时收集的数据。

从纸质图书向电子图书转变应考虑的因素
Ato咨询公司2001年的研究认为,尽管电子图书的价格跟纸质图书的价格有很大关系,但事实上其成本只相当于纸质图书寿命周期成本一小部分。如上表所示,一个转而采用电子图书的高校图书馆可以减少其他费用支出(如图书馆空间,图书加工,图书装订)。

电子图书的利用率在上升
虽然同一本书在不同图书馆中的利用率大不相同,但是,据Ato咨询公司分析表明,电子图书的利用率大幅高于其印刷版的利用率。因此,对图书馆及其用户来说,电子图书具有更大价值。
例如,2006年,英国高校与国家图书馆协会(SCONUL)各成员图书馆ScienceDirect系列丛书电子版的平均使用次数是其印刷版的平均借阅次数的6倍,在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成员图书馆中,两者之比为26倍。同年,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会员图书馆中ScienceDirect平台上电子手册的平均使用次数是其印刷版借阅次数的155倍。

电子图书馆藏在增加
我们可以从具体某一国家的数据了解电子图书馆藏的增长率和采用电子图书的机构数量的增长速度。2007年,ScienceDirect团队对英国高校与国家图书馆协会(SCONUL)调查得到的数据显示,英国现有电子图书馆藏的增长速度要远远高于纸质图书馆藏。2005年,英国各图书馆中电子图书馆藏平均增长了65%(2004年,英国平均每个图书馆增加电子图书1,861册,2005年为3,065册),而与此同时纸质图书的增长率仅为5%。据英国高校与国家图书馆协会调查数据显示,不仅各图书馆中电子图书馆藏规模中不断增大,而且拥有电子图书馆藏的图书馆的数量也在增加。没有电子图书馆藏的图书馆正迅速减少。

Ato咨询公司研究结论
Ato咨询公司2007年研究得出结论,依靠建立电子图书馆藏为用户访问高质量研究资料提供另一平台所创造的价值可以节约图书馆的成本。基于电子图书的寿命周期成本(低于纸质图书的31%)及其在利用上优势(高于纸质图书至少6倍的利用率),电子图书对于高校图书馆的价值远远超过纸质图书。
想了解更多关于Ato咨询公司2001年或2007年的调研信息,请联系 marketing@sciencedirect.com.
www.info.sciencedirect.com/books

翻译:林宗勇图林中文译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8年1月号
 
原文:Talking to UCSD librarians about academic library development and the value of community

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员谈高校图书馆发展及其社会团体的价值

LCN 高校图书馆以不同的方式对其不同的事业支持者(用户、管理者、还有作用日益重要的图书馆社会团体和资助者)诠释它的价值。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具有十个分馆体系的图书馆在北美地区的公共研究型图书馆中排名位于前二十五。该校的Geisel图书馆因其风格独特的建筑和著名的馆藏被公认为校园的标志。最近,该校图书馆发展部主任Barbara Brink、负责馆藏服务的学校图书馆副馆长Martha Hruska和长期以来一直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之友"这个社会团体(以下简称"馆友")的志愿者和资助者的John Patrick Ford,就社会团体在高校图书馆发展中的价值这一话题,与Elsevier的全球客户营销主席Chrysanne Lowe一起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高校图书馆筹款在当前是一个相对较为新兴的领域。请您谈谈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是如何致力于这方面的发展的?

Martha Hruska: 多年来,大学一直都在寻求自身的发展,但是把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任务归于研究型大学的发展项目之中大概始于10-15 年前。

Barbara Brink: 加大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发展部主任的全职岗位设立至今已有六年。然而,"馆友"社团是这个校区最早成立的图书馆事业支持团体。

John Patrick Ford: "馆友"于1961年成立, 这是一个联系社会团体的独特的组织。

您是如何参与其中的,John?

John: 我在1981,要不就是1982年加入"馆友"。我的邻居是"馆友"的主席。 我们都有藏书的爱好并且都对加州的历史感兴趣,他让我来做志愿者工作。

现在"馆友"这个组织有多少成员?

Barbara: 大概有600人。"馆友" 已为我们图书馆筹得200万美元的,这一年里,他们捐赠的图书总价值超过100万美元。

John: 还有,Barbara在筹集其它捐赠上做了大量的工作。

1995年,为纪念Audrey 和Theodore Seuss Geisel这对夫妇,图书馆更名为Geisel图书馆。看起来这一时期是图书馆发展史上 的鼎盛时期。

Barbara: 是的,图书馆更名时,Audrey捐出2,000万美元成立捐助基金,这个基金为学校图书馆的发展提供了无限制条件的支持。Audrey讲,有一天,她跟丈夫Ted在校园里散步, Ted大概说了这个意思,"要是我们建图书馆,就要建成这样的。" Audrey的这份礼物是纪念她丈夫极好的方式。

Martha: 你瞧那楼,想象一下Seuss博士要是还在世的话会有多喜欢这座图书馆。

一定要把你所在机构的需求清楚地向潜在的资助者表达。

嗯,是非常Seuss化(非常符合Seuss的个性)。请问,对于图书馆预算来说,图书馆的发展效力有多重要?

Martha: 非常重要,因为这是增加加州政府对我们图书馆拨款的依据。当学校最终扩大了招生规模,捐赠资金的增长能使我们有额外的钱用于补充我们的经费,这变得愈加重要。

John: 许多私人的捐赠资金不仅被用来购买图书,还用来订阅报刊,购买影片和美术书。我们仅用此来收藏中国电影。

Barbara: 私人资助使我们能够有机会采购那些州政府不会买单的预算之外的产品。由此,我们能灵活地购买一些急需之品用于填补某方面的空白,或我们的现有馆藏增加特色收藏。

Martha: 这些特色收藏是我们图书馆区别于其他图书馆的重要标志。"馆友"和其他捐赠对我们保证馆藏质量起了关键作用。而我们的预算经费则用于图书馆的本职,为教学和研究提供支持。对于那些特殊馆藏,如有关中国的影像资料,幸亏有了私人资助,才使我们能够得以收藏,因为有了这些,人们才希望成为图书馆的一员,这也提高了学校及图书馆的知名度。

Barbara: 这些特色馆藏是每个校区的图书馆都与众不同的原因。

'馆友"项目能长期持续的原因是什么?

John: 关键是让大家知道这些图书馆都是对公众开放的。我碰见的一些人,他们知道加大圣迭戈分校图书馆,但他们认为只有成为学校的学生才可以使用这些图书馆。我跟他们说,"你们只要走进图书馆的门,从架子上取下书,就可以尽情阅读了。"人们应该知道州立图书馆是开放的。

您对那些正在创建图书馆发展项目的高校图书馆员有何建议?

Barbara: 一定要把你所在机构的需求清楚地向潜在的资助者表达。希望你能充分地了解你们的社会团体,知道哪些个人和企业是真正对图书馆事业和前景充满激情的。

John,从志愿者的角度,您有何建议?

John: 社团的范围。我们仍是一所年轻的大学,因此我们不能只依靠校友。要让每个人都意识到这里正在发生着的。

Martha: 接近学生和教职工,融入他们的团体,这是大学图书馆角色的重要一部分。我们为很多的团体服务。这种联系以这样两种方式进行。希望我们的这些社会团体从我们这里学习,我们也向他们学习。这将有助于我们图书馆更好的发展。

Elsevier全球客户营销主席Chrysanne Lowe采访, 美国,加州,圣迭戈

翻译:林宗勇图林中文译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8月号

原文:Research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is revving up

科研成果评价体系正在加快发展的步伐

作者:Helen de Mooij, Scopus 产品经理, Elsevier, 阿姆斯特丹, 荷兰

在科研成果评价(RPM,亦称文献计量学)体系的研究中,评价指标的研究已经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阶段。我们暂不讨论这一变化究竟是受H指数广泛应用的影响,还是由于科学研究越来越向全球性的以定量为基础的趋势发展,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过去几十年一直维持至今的现状此刻正面临挑战。

自从影响因子这一评价指标在上个世界60年代产生后,就一直主宰着RPM的评价指标体系。影响因子的计算方法是这样的,首先统计出作者在连续两年内发表的研究论文在随后一年中被引用的次数,然后再用这两年发表研究论文的总数去除这个被引用的次数,所得出来的结果即为影响因子。起初,影响因子是作为管理论文集合的一个工具而产生的,但是它一出现,就立刻被用于对科学研究成果或是作者进行的定量评价中。由于影响因子的数值直接取决于几种学术期刊的影响力,而并非文章作者所能控制的,因此在研究者需要申请科研经费、职位提升以及延长任期时,影响因子就被广泛应用于对研究者进行的评价中。

H指数,是Jorge Hirsch教授在2005年发明的,它也是一种评估研究者科研成果的工具,但是这一指数的计算只以作者独立发表的研究成果为基础。在评估者使用这一指数时,必须要注意在不同的学科领域或是发表论文时间段中,H指数所反映的引用结果可能会有所不同。由于科学家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他所发表的研究成果的数量,因此当评估者使用H指数进行科研成果评价时,必须注意作者出版历史的时间关联性以及作者文章历年中被引用次数所反映出的整体趋势。

当对某种期刊的影响力进行评估时,我们会新奇地发现,一些新的期刊评估指标很好地解决了影响因子的局限性。其中,特征因子(Eigenfactor)就是这些新指标之一,它先将作者连续五年发表文章的被引用次数统计出来,而不是两年,然后再根据被引情况在不同学科领域所产生的差别对引用结果进行校验。

另外,还有一种可以用于科研成果评价的新指标同样很有趣,它就是Page Rank。该项指标是由Google公司首先提出来的,主要被用于揭示页面链接的受欢迎程度,并据此来对网站进行排名。这一指标的提出来源于对科研成果评价体系的研究,其中隐含着这样一个假设,即"好的"科研成果将会被更多次地引用,因此排名就会较为靠前。将Page Rank指标应用于科研成果评价的过程中,意味着对期刊评价的结果,不仅决定于某个固定的时间段,同时与其他期刊所赋予的"声望"紧密相关。

除上述各种指标外,还有很多其他的评价指标可以用于科研成果评价的过程。我向大家保证,一定会在今后的介绍中继续讲解包括指标的使用方法等更为详细的内容。将来,评价指标很可能向更具针对性的趋势发展,在评估过程中,针对评价的各具体层面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定量评价指标,如分别针对作者、期刊或是整个学科领域的评估。到时我们会欣喜地看到,在研究者和评估专家们被评价和评价的过程中,适用的评价标准越来越多。

评价指标是否适用,是否能被广泛接受,并不取决于所选择的评价组织或机构,却与被评价的研究者紧密相关。Scopus公司的全体员工向用户保证,我们将会一直对关于评价指标体系的最新研究进行探讨,以此为研究者和管理者们进行有效评估提供所需的信息和工具,从而尽可能避免评估者潜在的主观意见。

翻译:黄婧图林中文译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8月号

原文:Overall, I'm more interested in physics than citations

总的说来,我对物理更感兴趣,而非引文

作者:Jorge Hirsch, 物理学教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会提出用来衡量科学家发表生产力和学术影响的指标——"高被引指数"(highly cited index)或h指数。从根本上说,真相是我不喜欢影响因子,由于我的论文和研究颇具争议性,我的工作不能发表在那些影响因子很高的期刊上,但尽管如此,我的许多文章依然有很高的被引次数。

h指数的背景

许多机构在决定引进人才、晋升职位或授予终身职位时都会考虑被引次数,我所在的单位亦是如此。尽管当一篇论文有多位合作者或者自引时,被引次数包含了错误的信息,但被引次数依然是评价一位研究者产出和影响力的基本定量指标。因此,即使(或者可能尤其当)论文不是发表在"高影响期刊"上,被引次数也应该在评估中扮演重要角色。

2003年夏天,我第一次与UCSD的同事讨论x系数(x-coefficient,h指数最初的名字)的概念和数学计算方法,并开始在评估时非正式地使用它。我草成了一篇论文,但并不确定期刊是否有兴趣发表它。2005年春天,我将论文发给一些同事看,请他们提意见。过了一阵子,德国的一位同事来信询问有关h指数的事,表达了浓厚的兴趣。然后,我决定把h-指数 论文1传到Los Alamos 的预印本服务器上,2005年8月3日我上载了论文。 我仍然不确定是否应该将它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令我惊讶的是,预印本受到了非常广泛的关注,不久之后,我的信箱里就塞满了有关这篇论文的评论。

其实,h指数为科研评估提供了一个简单客观的指标。因为它与期刊的声望没有关系,所以h指数就是更民主的衡量科研成绩的途径。事实上,发表在"低影响"期刊上却有高被引次数的那些论文更应该被关注到。

对h指数可能的改进

自然,任何一个单独的定量指标都不足以衡量真实的情况。除了h指数之外,人们还可以用其他的引文分布特征来反映额外的引用信息。比如,可以考虑引文分布的斜率(一阶导数)和曲率(二阶导数),并把积分(总被引次数)作为附加的标准。在关系NTotal = ah2中,a通常介于3-5之间,但会有偏差。

h指数并没有对研究者从事科研的年数进行归一化。这可以用研究者从毕业或取得博士学位开始的时间除h指数来解决:h(t) = mt(m是与时间基本无关的系数)。将合作者的数目考虑进来,对h指数进行归一化,也是很有趣的。此外,h指数在不同的学科和分支学科之间也存在变化。

我是否会继续研究科研评估指标?某种程度上会继续,但总的来说,我对物理更感兴趣,而非引文。

1Hirsch, J. E. (2005, September 29). An index to quantify an individual's scientific research output.
http://arxiv.org/abs/physics/0508025

翻译:王媛图林中文译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4月号
原文:Publishing and the Environment: The Story Behind the Words

出版和环境:文字背后的故事

如同所有基于办事处的企业一样,出版商对环境并没有直接的重大影响。这并不意味着减少垃圾量、能源消耗和出差旅程就没有环境和经济上的益处。对于出版商而言,最重要的环境影响,来自于出版物生产工程中所需的原材料和工艺流程。

森林资源:纸张的起点

近年来,包括绿色和平组织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在内的非政府组织,已经开始日益关注全球范围内的非法和破坏性的森林砍伐。他们已经发现证据,那些用于造纸的树木是未经许可就进行砍伐的,而且忽视了对当地社区的尊重和野生动植物的保护。

作为对策,目前已经建立了一套认证制度,通过认证向购买者提供证明,证实纸张和木制品来自于良好管理的林场或可再生资源。森林管理理事会被视为最具活力的方案,其他方案还包括森林认证认可计划和森林可持续发展倡议。

为书而制浆

造纸之前,树木要先制浆,从中分离出有用的纤维。无论是化学还是机械制浆或者两者兼有,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水、电和其他原材料。化工造纸厂可以通过废物处理来生产能源,最大限度的实现自给自足。他们使用高危的化学制剂,比如苛性纳、氨和酸剂,值得庆幸的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被循环利用了。机械造纸厂平均每生产一吨纸张可以比化学造纸少用约50% 的木材和30-40 %的水,但是纸浆的质量也相对低下。

天然纸浆一般呈褐色,通常需要漂白,以获取高亮度。传统上,一般使用氯气来漂白,但是这会产生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包括二恶英。目前绝大部分的漂白方式都在减少氯气的使用,从而使得二恶英的排放量降低到检测标准之下。无氯漂白工艺已经有了进展,虽然无氯制浆只占到市场份额的5%,而且绝大多数都运往北欧。

从纸浆到纸

在耗费了大量的水和能源之后,纸浆终于造成了纸。在生成过程开始的时候只有2%的混合物是纸浆,剩下的大部分是水。为了给纸张赋予不同的特性,造纸厂还要使用其他添加剂,包括增白剂和填充剂,如粘土和白垩。
由于对水的需求,造纸厂大多位于河道边,而且往往是环境敏感区域。任何对环境的影响都会引起强烈的反应,这直接导致了从1970年代开始的立法和污染物排放量削减。时至今日,很多造纸厂已经有了环境管理体系以及污水处理设施。一些正在通过利用封闭式循环系统来努力达到污染物零排放的目标,

书于竹帛

无论大小,印刷企业对环境的影响主要在于他们所使用的化学药剂和能源,以及他们所抛弃的工业废物。值得注意的是挥发性的有机化合物和大气污染物是很有害健康的。在英国,印刷业要对全部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中的10%负责。比如异丙醇( IPA ),一种主要用于印刷过程中的定型的化学药剂。挥发性有机物也是油墨、胶水和碾压板以及目前用于清洗印刷机的溶剂的主要成分。除了散发到空气中之外,这些化学物质还会以固态和液态垃圾的形式存在。

无水印刷方式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之一,这样可以去除对水的需求,进而消除异丙醇和有害废水等污染物。有些印刷商已经开始转为使用基于水或者植物提取液的油墨了,几乎无辐射。有些印刷商还回收包括化学品的废旧材料。

通过本文的介绍,可以使我们在印刷出版对于环境的影响这一问题上有一些初步的认识。所以,下次当你把一本书从书籍上拿下来的时候,请牢记,在文字背后可能有着一个更大的故事。对于在线出版而言,这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如果你想要知道e出版对于环境的影响,请提问吧!

撰文:Simon Thresh, Senior Partner (英国Acona公司)

翻译:钱涂无量图林中文译站

特别鸣谢图林中文译站的贡献:爱思唯尔中国网站将与图林中文译站合作,精选并编译LibraryConnect的相关内容,力求让中国图书馆界更及时地获取最相关的全球业界信息。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4月号
 

原文 Downloadable Toolbar Puts Library on Users' Desktops

亲爱的,我把图书馆变小了

桌面工具条,让图书馆离读者近些,再近些

Gultekin Gurdal 先生

伊兹密尔理工学院图书馆的工具条可以被用户免费获取和使用:http://izmirinstituteoftechnologylibrary.mylibrarytoolbar.com

土耳其伊兹密尔理工学院的图书馆主管Gultekin Gurdal先生最近创建了图书馆工具条服务,通过该工具条,用户可以直接检索图书馆订阅期刊、获取相关有用链接以及其他更多的资源服务。在该工具条提供服务的第一周,就有200多名的用户下载了该工具条。伊兹密尔理工学院图书馆在其网站上也提供图书馆信息的RSS和博客服务。由于Gultekin先生是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的忠实读者,所以他非常乐意地接受了这次采访,并介绍了他们图书馆工具条的开发和宣传项目。 

问:请您首先简要地介绍一下伊兹密尔理工学院和学院图书馆的基本情况,包括其主要发展历史。

答:作为土耳其伊兹密尔市第三所大学,伊兹密尔理工学院成立于1992年,致力于科学技术等相关领域的研究和教学工作。我们学院是由土耳其中央政府创办的,旨在发展成为科学技术领域的高质量大学。为了促进大学的国际发展合作和实现国际发展目标,英语是其教学语言。伊兹密尔理工学院图书馆的职责是为学院的所有研究人员和师生提供高质量的信息服务。在今年6月份,图书馆将搬进一座拥有先进技术装备的现代化大楼。

问:你们为什么决定启动个性化的定制工具条服务?

答:众所周知,图书馆的个性化服务现在越来越重要。我在申请MBA的时候,从事的研究课题是"基于SERVQUAL的大学图书馆服务质量的评估研究"。通过这项研究,我深刻认识到我们必须要把图书馆用户看成是顾客,因为他们时刻在评估我们所提供服务的质量,同时我也意识到我们需要以用户为主导,充分满足他们的信息需求。

考虑到电子出版的发展现状,图书馆用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习惯于使用网络。因此,图书馆的网站和在线服务也变得日益重要,图书馆必须要设计和开发新的服务以适应这个虚拟世界的发展需求。

出于上述的考虑,我们启动了工具条这个项目。当我过去在使用Yahoo和Firebox工具条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不能为图书馆也设计一个类似的工具条呢?",这就是我从事这项调研工作的最初动机。在研究过程中,我发现一个叫Conduit的网站,通过这个网站,我们可以免费地设计一个个性化的工具条。在深入了解后,我进而发现这个网站提供的功能比我最初预期的要丰富得多。因此,在Conduit的帮助下,伊兹密尔理工学院的第一个工具条在15分钟之内就完成了。然后,我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对之进行修改完善。现在,我们使用该网站所提供的最新版本,并保持及时更新,从而更好地反映用户的信息需求。 

问:那么,你们的工具条都提供哪些功能,具备哪些特征呢?

答:这个工具条是嵌在IE浏览器和Mozilla Firebox浏览器中的,在这些浏览器原来基础上添加了新的功能。在用户安装这个工具条后,其按钮和检索字段可以使用户方便快速地检索以下这些资源:

搜索引擎,包括我们图书馆的馆藏目录和Google Scholar;
我们学院的期刊门户或者期刊导航系统;
链接到我们的图书馆主页、OPAC(公共联机检索目录)、数据库、资源门户以及"我的帐号"界面;
由诸如Yahoo等提供商提供的电子邮件服务。 

问:现在有多少用户正在使用这个工具条?

答:Conduit的管理模块提供了使用统计功能。通过这项功能,我们得知从2006年10月到2007年的1月,共有683名用户使用这个工具条。我们学院的师生总人数为2738人,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宣传工作,我相信通过进一步的宣传工作,将会有更多的老师和同学使用这个工具条。 

问:你们是如何向用户宣传这个工具条的?

答:主要是在图书馆主页进行刊登介绍,也通过口头介绍和传播。另外,通过电子邮件,我们邀请用户下载并安装这个工具条。同时,我们也把这项服务刊登在我们学院的每月发行的新闻时事通讯上。 

问:用户对这个工具条都有哪些反馈意见呢?

答:我们的用户提供了很多正面的反馈意见,尤其认为通过这个工具条,他们可以更加方便轻松地从事相关研究工作。 

问:在土耳其,你们的项目应该是比较新的尝试。你们是否同国内的其他图书馆员分享你们的经验?

答:到目前为止,土耳其的其他图书馆尚未提供类似的工具条服务。2006年10月份,在由大学和研究馆员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and research librarians)举办的年度会议上,我在我的发言中提到了我们的这个项目。在今年的这个会议上,我将仔细介绍我们的这个项目。如果你有其他问题的话,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跟我继续联系。我的电子邮件是gultekingurdal@IYTE.edu.tr。

本文由爱思唯尔欧洲市场部经理Olivier Diesnis撰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4月号


原文 Scopus HTML Feeds Fuel Awareness of Authors and Publications
 

如何提升知名度? Scopus HTML Feeds大有作为

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学、图书馆、大学教师、科学家、博客们在他们的网站上使用Scopus HTML Feeds功能。Scopus HTML Feeds将特定的RSS Feeds转换为HTML版本,使之可以在任何网站上都能显示。用户可以对每一个Scopus HTML Feed进行定制,包括界面显示风格和具体显示位置。 

上图展示了Scopus Feed的一个例子。实时被引次数现在显示在Scopus HTML Feeds上(当用户配置需要显示论文的被引次数的时候)。

右图显示了Scopus Feed的另一个应用实例:在某一特定学科领域最新的出版文献。

所有在Scopus HTML Feed上显示的出版物题名都是直接链接到Scopus数据库本身的。当用户(该用户所在的机构已经被授权使用Scopus)点击Scopus HTML Feed上的某一出版物题名的时候,就被系统自动带进了Scopus数据库。在那里,用户可以获取关于该出版物更多更详细的信息,并且如果有权限的话,用户可以直接点击并获取全文。另外,用户还可以获取更多关于某一作者出版的所有文章和这些文章被引情况的信息。 

那么,为什么个人、机构和图书馆都在设置和使用Scopus HTML Feeds呢?因为通过这些Feeds,用户不仅可以方便地了解特定作者和特定出版物的出版情况,而且可以轻松地对特定作者和特定出版物的被引情况进行及时跟踪。另外,借助这些Feeds,用户还可以发现某一特定研究领域最新的出版文献。 

目前,有图书馆和大学院系已经将Scopus HTML Feeds置于其网站主页。前者包括韩国生物科学和生物技术研究所(the Korea Research Institute of Bioscience and Biotechnology),新泽西科技研究所(the New Jersey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后者包括康涅狄格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以及Osterreichische Gesellschaft fur Lymphologie。

另外,有些博客和个人网站也设置了Scopus HTML Feeds,其中包括CogSci Librarian的个人博客(http://cogscilibrarian.blogspot.com)和来自约翰. 霍普金斯大学副教授Ben Schafer的个人网站(http://www.ce.jhu.edu/bschafer)。 

那么,如何设置Scopus HTML Feed呢?其实很简单。您只需要按照http://www.info.scopus.com/htmlfeeds网页上所提供的步骤进行操作即可。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feedback@scopus.com

本文由Scopus市场营销主管Gertrude Hoogendoorn撰写。

Library Connect 本季精华                                                                                         2007年1月号
 

原文 Going E-only: All Icelandic Citizens Are Hooked

 
 

 

冰岛:全民E化之路

由于冰岛以政府名义与多家大型出版商和数据提供商签订了协议,所有冰岛国民都可以在自己国家内的任何一台电脑上访问科技信息资源。Solveig Thorsteinsdóttir女士(右图)是位于首都雷克雅未的兰茨泰纳大学的医疗和健康文献信息中心的主任,她在第四届爱思唯尔斯堪的纳维亚图书馆员论坛(该论坛于10月份在哥本哈根举行)上接受了爱思唯尔客户营销经理Ingrid van de Stadt的采访并发表了下面的相关评论。 

 

 

 

问:是什么因素让冰岛政府与大学、医学图书馆一同签署了国家采购协议?

答:冰岛政府在1997年颁布了一项政策,认为每一个冰岛国民都有权免费获取科技信息资源。与此同时,大学和研究型医学图书馆启动了一个共享资源的项目,旨在让他们的用户可以访问更多的电子期刊和数据库。随着该项目的发展,不久便成立关于电子资源访问的调查委员会,其职责是调查研究国家统一采购方案的可行性。在1999年,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份以国家名义签订采购电子资源的协议,该协议由冰岛政府和不列颠百科全书签署。随后,冰岛政府又在2001年与ProQuest和爱思唯尔Elsevier签署了相关协议。在那个时候,协议同时覆盖纸本订阅和电子版订阅;但随着冰岛国民计算机素质的不断提高,当2003年续签这些合同的时候,众多的机构都倾向于采纳订阅单一电子版(E-ONLY)的方案。这些新合同规定图书馆支付期刊访问费用(占总成本的75%),而政府支付剩余的25%,包括基础设施维护费(比如网页维护等)。 

问:因此,当涉及到STM信息资源的时候,冰岛采纳单一电子版定购方案?

答:大体上是。

问:在国家采购协议中,都囊括了哪些类型的信息资源?

答:囊括了现刊和数据库。我们正努力在不久的将来将期刊和部分图书的回溯文档也纳入到协议中,但这将需要更多的国家经费资助。在前不久,爱思唯尔与我们分享了一份调查研究报告,这份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了期刊的过刊内容在大多数的欧洲国家都得到了充分利用。因此,如果对期刊回溯文档的访问权也纳入到国家采购协议中的话,这将会是非常有意义的。 

问:在您所在的图书馆,是否还收藏有任何纸本期刊?

答:除了采购和收藏目前尚未提供电子版的期刊外,我们还从出版商那里接受大约200种的纸本期刊,因为这些出版商不提供单一电子版的订阅模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管我们自己是否喜欢,对于这些期刊,目前我们既拥有纸本,也拥有电子版。不过,我们希望在将来这种情况将会有所改变,因为对于所有的期刊,我们都更倾向于采纳只是单一电子版的订阅方案。 

问:你们是如何衡量你们所签署国家采购协议是否成功?

答:我们密切关注采购电子资源的使用情况。前面提到的爱思唯尔所作的那份调查研究报告也显示了:对于所定购的电子资源的使用情况,在冰岛人均使用率是任何其他欧洲国家的两到四倍。当然这是由于签署了国家采购协议,所以这一现象并不令人惊讶,但这一现象同时也说明了由政府提供的研究资助经费正被用于服务更多的国民,而这正是国家采购协议的目标所在。另外,这份调查研究报告也表明,对于医学领域信息资源的访问,在冰岛,有50%的使用是来自研究团体,而另外50%则来自研究机构之外。很难说,这来自研究机构之外的50%的使用率是来自研究人员在家里工作时访问的,还是来自非研究人员但对此感兴趣的人员访问的(比如病人)? 

问:你们是否关心在单一电子版访问环境下信息资源的存档问题?

答:所有爱思唯尔所提供的电子期刊都安全地存贮在两个地方,即荷兰的Koninklijke Bibliotheek和美国的Portico。同时,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包括我所在的机构)都正在建设自己的电子存档库,以确保在将来可以永久地访问自己的出版物。存储在我们大学电子存档库的这些文章,他们都链接到各自在出版商网站上的最终稿。当然,由于我们签署了国家采购协议,所以,在冰岛,每一个国民都可以通过这些链接直接链到这些文章的最终版本。

问:关于单一电子版订阅方案,您认为在将来比较大的障碍可能是什么?

答:由于我们可以支配的经费是有限的,所以对于图书馆员来说,很难为用户继续提供对所有重要文献的访问权。我们需要与出版商一起努力尝试和寻找不同的方案,使用户和国民能容易地获取非统一采购的资源,而不需要承担过多的管理负担(目前主要涉及按篇/页收取费用或者图书馆馆际互借等方式)。 

本文由爱思唯尔客户营销经理Ingrid van de Stadt撰写。

 

 Print   

 

 Print